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银土七夕贺文《七夕节的72小时》【02】

七夕贺文《七夕节的72小时》【02】

*主银土,冲神高桂有
*天庭【?】喜鹊饲养员银X天庭【?】警察局副局长土
*中短篇。很快会完结。
*作者也不知道她写了个什么鬼

这一章没让高桂夫夫出场!!!总督大人我错了不要砍我!



【02】

来到土方的家,银时发现这家伙的房子不大,内部装饰也很朴素。没想到税金小偷里也有生活简朴的人啊。
“喂天然卷,你先找地方坐下,我弄点东西吃。”土方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难道说这家伙有人妻属性?银时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某个朋友。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响声,银时产生一种刚下班回来妻子在厨房做饭的错觉。
说起来最近神乐那家伙老和总一郎那小子一块玩……这是银桑我有女婿的节奏?
“挪个地方。”不知不觉土方已经进来了。银时迫不及待地向桌子上看去——
两碗米饭。
“呃多串君?晚餐……就是米饭?”
“是啊,你还想吃什么?晚上吃那么多东西会发胖的啊。”
“不是这个问题……”银时刚想说点什么,却看到土方默默地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子。将瓶口对着米饭,稍一用力——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淡黄色的膏状物一坨一坨落在米饭上。
“这……是什么?”
“蛋黄酱啊。超美味的。你要吗?”
这——这家伙是味痴吗!银桑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吃饭的人啊!“这已经不是饭了完全就是狗粮了好吧!”
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你这混蛋!竟敢侮辱蛋黄酱?给我向蛋黄酱道歉啊!”
“谁要道歉啊银桑我说的是事实!多串君你不能就这么自暴自弃啊你乡下的妈妈会哭泣的——呜!”
银桑的话又被噎了下去。因为他面前的这个人把蛋黄酱全都挤到他的碗里然后往他嘴里一塞——
世界终于安静了。坂田银时已阵亡。
等到土方吃晚饭,银时也差不多回血了。土方领着他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你先住在这儿。床铺什么的在柜子里。我去洗个澡。”
嗯……房间感觉还不错嘛,很干净……他要去洗澡……
洗澡?!
哇噻一瞬间我还以为你是静O啊!怎么办银桑我已经开始脑补了……冷静冷静冷静!银桑我怎么可能会去偷窥呢!“好的多串君!银桑我等你回来!”
“什么啊天然卷……”土方转身离开了。
一会儿寂静的房子里传来水声。
银时的内心此刻汹涌澎湃——
不!不对!银桑的性向和银桑的头发一样直!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来到多串家,四处走走呗?银时非常机智地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他来到一个房间,看见房间里的柜子,于是果断打开。
“好的——我看看,这是……MAGAZINE?啊他不是JUMP派的啊,太遗憾了……卧槽为什么这儿有一柜子的蛋黄酱啊!太吓人了关上关上!啊,这个是……相册?”
银时看着手里厚厚的书本样的东西,翻开了第一页。
照片里的人银时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有一个小鬼……有点像老和神乐闹腾的那个总一郎君。以及一个大叔。好像是在追求阿妙的的那只大猩猩。还有一个青年……黑色的头发束成马尾,烟蓝色的眼睛给人以威慑力——
这是……土方吗?
这家伙也有这么清纯的时候啊。
等等?他们几个为什么会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难道他们认识吗?

“旦那你在干什么?啊这不是以前拍的照片吗?”“银酱你难道私闯民宅吗阿鲁?”“卧槽——!!!”
银时急忙回头,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照片上的小鬼长大版,一个是有着红色头发的女孩子。两人一个瞪着红色眼眸,一个眨着蓝色的大眼睛盯着银时。
“喂总一郎!神乐!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啊银桑我吓出心脏病了怎么办!”
“银酱才是!这么晚了私闯民宅还翻别人东西,完全就是可疑人物吧阿鲁?”
“这……哎呀说来话长啦!快帮银桑收拾一下!”
“所以说旦那你真的很可疑……还有,我叫冲田总悟。”

……

“所以说,旦那你把喜鹊们放跑了,为了逃命跑到这附近,碰见了土方混蛋就被收养了?”
“喂小鬼!收养是什么啊太难听了!大人没有教过你吗?给我换个词阿鲁!是包养阿鲁!”
“你用的词更难听啊!话说你们怎么在这儿啊!”
“啊,住在这里的土方桑是我们警察局的副局长,也就是我的上司哦。但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我铲除了。我偶尔会以工作名义带China来这儿捣乱,土方桑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要找个机会干掉他。而且今天和China出去太久,屯所又不开门所以来这儿过一晚上。”
“银酱大晚上的来到别人家里……哇我要有妈妈了吗阿鲁!”
“喂喂小孩子乱说什么啊!”
“而且还攀上个税金小偷!这下有人给我买醋昆布了阿鲁!”
“攀上这说法好伤人啊!银桑我没给你过醋昆布吗!”
“切,China你要是想吃的话乖乖跟我去监狱就给你买啊。”
“什么啊臭小子以为我傻吗!才不会上你的当啊!打架吗!”
“谁怕谁啊!”

银桑看着扭打起来的两人觉得从各种意义上自己的眼睛都受到了损害。
“总悟?中国女孩?你们来干嘛?”土方洗完澡走了出来。银桑扭头看过去——
水珠从湿润的头发上落下,顺着脖颈滑落到锁骨上……天啊银桑我简直要变成禽兽了。
“银酱你眼睛看得都直了阿鲁。我就说你是可疑人物嘛。找了妈妈都不告诉我阿鲁。”
“旦那你就是个禽兽哦。”
“你们两个可以闭嘴了……”银桑觉得今天绝对不是什么好日子。
“你们两个认识这家伙?”土方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啊!银桑今天命不久矣!
“是啊。旦那他被房东找上麻烦所以逃到这里来了。土方桑没好好问过吗?”
“我当然问过了。不太确信而已。而且你那抖S的笑容是什么啊总悟!不对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和中国女孩来干什么?”
“我们来闪瞎你的眼。”
“这么直接——?”
“土方妈妈别听他的阿鲁!他就是个混蛋阿鲁!以后银酱就交给你了阿鲁?”
“中国女孩你乱叫什么啊老子是男人啊!而且别随便把这废物交给我啊!”
“本人还在呢多串君!”

……也许这样的夜晚也不错。
银时和土方心里这么想。

“所以说China你不考虑和我去监狱?”
“本女王才不去呢阿鲁!看拳!”
“谁怕谁啊!”

……

于是下一个画面土方和银时在离房子不远的草坪上坐着。
“这两个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是啊……”

而正在打架的两个人是这么想的。
“银酱终于脱离单身了阿鲁!我能买醋昆布吃了阿鲁!”
“土方桑赶快被压然后精尽人亡吧!”

唉。

“……喂多串君。你和总一郎还有大猩猩认识?”
“对。很早之前我们一起来到这儿建立了真选组。”
“这样啊……估计咱俩马上会成为亲家哦。”
“……”
“对了你知道吗,大猩猩他去追的那个女生是在我手下打工的另一个男孩子的姐姐……真正的母猩猩啊!大猩猩他每次都带着伤离开的!”
“……我好像知道近藤老大回屯所时身上伤的来由了。”
“啊啊……想当年银桑也有年轻的时候呢……”
“你年纪没大到哪儿去吧天然卷?”
“喂!多串君!天然卷可是新的潮流哦!很有特点的好吗!再说直发的别瞧不起我们天然卷啊!银桑我可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给我向天然卷道歉啊!”
“你大概单身吧?”
“你怎么知……不对银桑我只是瞧不上而已啦!我——”

“噗——”

银时有些惊讶地看着土方。他借着手拿烟卷的动作掩住上扬的嘴角,发出细碎的笑声,身体也在微微颤动。

见银时安静下来,土方有些尴尬地止住笑。
“……多串君?”
“……干嘛?”
“多串君你笑起来挺傻逼的。”
“什么你这混蛋给我去切腹!”



多串君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这句话银时没有说出口。


看着眼前炸毛的人,银时的嘴角上扬。“你笑什么啊混蛋!还不是你的错啊……”土方的脸好像有些红,后面的抱怨变成了小声的嘟囔。

“喂多串君?我记得你好像是放三天假吧?”

“是啊。怎么了?”

“陪银桑我去抓喜鹊吧?帮人帮到底嘛——”

“为什么老子要帮你去干这种事啊你这混蛋天然卷!喂放开我的腿!别蹭我!……好了我答应你行了吧!”





嗯。也许这样的夜晚也不错。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