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826高桂日贺文《明明是学生会竞选就不要轻易请假不然会拉低票数的》

*3z同级生设定
*主高桂。银土有。
*小将教导主任儿子设定。
*意外的挺甜。
写完了……好吧我失策了……在总督生贺就把高桂的文给写了……这篇真的是高桂!!总督辛苦你了!8.26日是个好日子呢www祝总督和总督夫人性福快乐www





—————————————————

三年一度的学生会长选举开始了。
学校里一片繁忙景象。传单满天飞,举着大喇叭喊话的候选人们占据了教学楼和操场的每个角落。他们斗志昂扬地呐喊着,丝毫没有倦意。
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口号吧。
“打倒校长!推翻教育体系!”
“为了学校食堂的未来!”
“我们将会大力推行cosplay政策!”
“禁止男女谈恋爱!”
……
大家真是有活力啊。就是内容估计要被和谐了。
在这样的环境里,不良少年组织鬼兵队的头领高杉晋助和手下的学生们沉默地走过。这个组织里汇聚了各种高手,有幼女控,有双枪痴汉女,有搞兼职音乐制作的,有170的中二眼罩养乐多控。
他们可没有心思搞什么学生会长竞选。
无聊。
这是高杉此刻唯一的感想。果然这个世界还是毁灭好了。我会和蔓子重新塑造这个世界。如果可以,也许能生一堆新的人类。
话说回来,蔓子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
倒不是说他没来上学,只是一放学他就立刻离开,一会儿都不多留。社团活动好像也没有在教室进行。
作为学校三大组织之一——JOY派的首领,桂小太郎正在忙着竞选下一任学生会长。打倒风纪委员们拥护的教导主任儿子——德川茂茂带领的幕府派,迎来银魂高中,乃至教育界的黎明是桂一伙人的目标。这两派的斗争是学校里的同学们最关注的。
当然,三大组织中的不良派,俗称鬼兵队的首领——高杉晋助对学生会长的位子不感兴趣。他只是想毁灭而已。毁灭这个学校,毁灭那些歧视中二病和矮个子的人,毁灭这个世界。
体育测试的时候因为身高被扣分真是太他妈让人不爽了。
但在这样的状况下,高杉和桂却还没有形成统一战线。的确,两个人会时不时给风纪委员捣捣乱什么的,但桂一般都是干在走廊里摆上香蕉皮,买空小卖部的蛋黄酱这样的事。而且JOY派还是有社团的。高杉有点不一样,鬼兵队不会以光明正大的形式出现,而是一个组织。他一般会闯入校长办公室,拽着hata校长的触角,逼迫他把本校男生身高合格分数线降到165,或者逼迫财务部老师拨出一笔钱给小卖部提供荞麦面原材料等等。总的来说就是分为“稳健派”和“激进派”两方。虽然不是没有过矛盾,但不知不觉间就让周围的人被秀了一脸。
你见过上课时候前面的人一脸正经地听着课,后面的人一脸温柔地把玩着前面人的头发,简直是一对文艺情侣。更可怕的是作为一个天然呆,桂竟然毫无自觉,虽然有时候会象征性的反抗一下,但立刻就会进入另一种秀恩爱的模式里。
高杉可是乐在其中。
不过现在有些不同。不光是桂不见了,德川茂茂最近也消失了。听说某一天放学后的社团活动时间,他和体育老师松平片栗虎一起在学校散步,经历了一系列事情,最后失去了消息。没人知道他在哪里。貌似还有一名风纪委员殉职了。那位风纪委员留下了很不得了的死亡信息,好像跟坂田银时有点关系。当风纪委员们来到离案发地点不远的忏悔社门口时,银时正生无可恋地看着远方。
所以银时光荣地被关了禁闭,到现在还没出来。
期间副风纪委员长土方十四郎有进禁闭室审问过,但每次不但什么都问不出来,反而一脸潮红,怒气冲冲地走出来,最后审问无果而终。学校也就没再问,而是一直把银时关着。
高杉觉得桂的消失和德川茂茂的消失有关系。
为了自己的蔓子,高杉决定亲自调查这件事。
于是他让手下打晕保安,调出一周内学校里的监控录像。
很快就有人报告说,晋助大人,银时被捕那天,桂夫人在忏悔社门口出现过。高杉想了想,果然还是要找银时啊。于是当天放学后,高杉来到了禁闭室。他用从保安那儿顺来的钥匙开了门。
“呀,矮子你来干嘛?”银时捧着一本JUMP,嘴里叼着一根插在草莓牛奶的吸管,仿佛很不满被打扰。
“……你最近见到假发了吗。”高杉觉得既然找人要情报还是留个活口比较好。
“假发啊?假发不一直都跟你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不像我和我家多串,唉傲娇比较难攻略啦……”
“你肯定知道的,假发和德川茂茂的消失。”十分确定的语气。
“啊?想要银桑我告诉你啊?求我吧矮子,来把你的写轮眼给我看看。”
真的要留活口吗?高杉对自己的决定产生怀疑。
“那个风纪委员的照片,20张。”
“……那你听了别冲动。”银时迟疑了一下。
“那天,德川茂茂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牵扯到新八,神乐,定春,MADAO,抖m女,吉米等人。因为说来话长那我就直接跳到关键部分了。
吉米就是那个牺牲了的苦逼风纪委员,倒在了万事屋社的门口。他留下的死亡信息写着'假发'两个字。结果没想到假发那家伙正好到万事屋社找我,看我不在就往死亡信息后面加上了给我的留言。银桑我的名字就这样被风纪委员看到了……
后来多串君到忏悔社询问情况,被我糊弄过去了。他走之后我刚想跑结果就被抓住了。”说完一大串话,银时猛地吸了一口草莓牛奶。
“你说了这么多,假发到底和德川茂茂到底出了什么事?”
“别着急啊。”银时不耐烦地放下草莓牛奶,“其实从我出忏悔社的门,到风纪委员抓住我,还有一段时间。那时,看到了很——不得了的一幕!
我从忏悔社出来之后,看到假发搂着德川茂茂的肩,说着'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成为JOY派的一员,迎来教育界的黎明!'这样的话。我哪知道这两个家伙打了这么长时间连对方的脸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而且德川茂茂失忆了!失!忆!了!……嘛,反正不是银桑我的错啦……失忆了的德川茂茂竟然也斗志昂扬地接受了,于是幕府派的首领就这么落入了假发他们的手里……多串君也不知道这事儿,工作量噌噌往上涨,最近都不来看我了……矮子?高杉?你在听吗?”
只听咔嚓一声,高杉抓着的椅背就这么缺了一块。
搂着?蔓子?和德川茂茂?
……蔓子,你只能是我的。不会让你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成为攻的。
“呃,高杉同学?高杉同学?你身边的黑气已经实体化了哦?能回收一下吗?而且都不用开空调了哈哈哈哈真是方便啊……”银时干笑了几声。然而他发现这种调节气氛的方式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银时,你知道的就这些了?”高杉的眼睛都开始闪绿光了。
“啊?啊,对,没错,那个,哈哈,银桑我……”
银时的话没有说完,突然紧闭室的门被撞开了。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准确的说是扑了进来。
银时还没扭过头,高杉已经躲到了讲台底下。
这是矮个子的逆袭吗?银时的内心是崩溃的。欲哭无泪啊。别把银桑和鬼留在一起!
“银时啊啊啊啊啊啊啊——”鬼的恸哭声差点把屋顶掀翻。
这鬼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果然是鬼。
“银时啊,我来救你了!跟你说这帮人真的太没有良心了!我帮他们买速冻荞麦面吃,给他们讲题,辛辛苦苦把他们拉扯大,结果他们竟然如此绝情!作为Leader的痛苦他们全都不理解!随他们去!小将能当Leader就让他当!所以银时来一起创造教育界的黎明吧!”说着就要拽银时出去。
高杉还没走啊假发你别冲动!!
“假发你等一下!出什么事了!” 银时感觉到高杉的视线在假发拉着自己的手上停留着,连忙制止他。
“自从我把小将带回去之后,这几天一直在给他传授成为Leader的心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开始把小将当作Leader 了!连伊丽莎白都不理我了!这样如何打倒德川茂茂啊?”
……不你已经被打倒了好不好!银时感受着从讲台后发出的寒气和足以刺穿人体的目光,发现这个世界简直充满了恶意。
“喂!禁闭室不能随便进入!”完蛋!巡查的老师来了!银时觉得自己会死在这两个人手上。
巡查老师前脚刚踏进教室,突然身形一晃,倒在了地上。站在他背后,手里拿着个扫把的是失踪了好久的德川茂茂。他扔下扫把,跑进教室。
“桂同学,银时同学,我们快离开这里!”
小将你快跑!高杉要杀人了!
“……小将,干的不错。那么接下来就去袭击校长的女儿澄夜吧!”桂的表情有点僵硬。“好的!”
好个毛啊!高杉已经要袭击你了好吗!
银时内心的吐槽话音未落,就看见两人已经朝着初中部奔了过去。“等——等一下啊——”银时跑出教室,话还没喊完,一到紫色的影子也朝那个方向飞去。
“高杉别冲动啊——!”
银时颤抖着回头,看了看大开的禁闭室大门和倒在地上的巡查老师以及被扔在一边的扫把然后撒腿就跑。
多串,我被三个傻逼迫害,可能回不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以后结野主播的录像帮我录下来,别把神乐和新八还有定春饿死啊!还有别吃那么多蛋黄酱了!
银时还在想着要不要把遗言用稿纸写下来,转眼间已经到了澄夜的教室。高杉没了踪影,而桂和德川茂茂正把门打开——
教室里没有澄夜的身影,而是有几个高中生。他们各自举着武器,有的对着桂,有的对着德川茂茂。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两个不同组织的人,分别是伊丽莎白等JOY派的人和德川茂茂的手下。
“哎……?这什么状况?”银时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了。
“……到此为止了呢。”桂突然一改刚才激动的样子,释怀一样的笑了。“看起来是的。不过骗过了如此多的人,真是佩服啊,桂。”“彼此彼此,德川。”
“看起来对方大将的实力,我们已经很明了了。那么觉得如何呢?”德川茂茂没有笑,但也十分轻松的样子,仿佛只是在打个招呼而已。
“……失望至极。没想到校长手下的教师如此无能。”桂看向前方,“但我这边又何尝不是呢。”他把目光转过来,看着德川茂茂。
“下次再见面就是学生会竞选投票结果发布的那天了。失败的人将会离开银魂高中的历史舞台。”
“那请你坚持到那天吧。”
相视而笑。


两方的手下们收起了武器。“银时同学,这几天委屈你了。从现在开始,你的禁闭期正式结束。不用感激我,这是我该为你做的。那么,告辞。”德川茂茂和手下们离开了。“伊丽莎白,你们也先走吧。”桂说。教室里只留下银时和桂。
“卧槽——?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把我们当傻x吗!你们两个影帝为什么不转学去隔壁七大罪高中啊?去好莱坞也可以没人拦着你们!而且历史舞台是什么鬼啊你们还真把这儿当原作了!谁会感激你啊!感情银桑我从头到尾都是被坑的那一个啊!假发你原来是天然黑吗跟你认识了这么多年头一次知道啊!今天银桑我都发掘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银时现在的心情和表情就像被糊了一脸翔一样。而桂的表情依然平静。
但高杉从讲台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平静被打破了。
“假发……最近没看到你啊,原来是去和德川茂茂演戏了?一定很开心吧?”高杉笑着说到。如果忽略他都快滴出墨来的脸色。“晋助……?你在啊?刚才怎么没见——啊!”高杉搂住桂的腰,把他扛在肩上,无视他的挣扎,黑着一张脸,把桂扛走了。桂的喊叫声最终消失在了走廊里。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矮子他能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躲进来啊!还有怎么又躲在讲台后面!身高可以这么用吗!而且这、这莫名其妙被秀一脸的感觉是什么啊!多串——!”


据初中部留下来打扫卫生的学弟说,那天放学后他在教室里扫地,突然隔壁班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眼罩的人扛着另一个长发的人从门口经过,那人脸色很差,而且散发着极其危险的气息。所幸没有注意到自己。又过了一会儿。隔壁班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十分凄惨,吓得这位同学扔下扫把背上书包就跑。


两周后,学生会竞选投票大会如期举行。桂小太郎以微弱优势战胜德川茂茂,成功当选学生会长。


但被关了好久禁闭的坂田银时同学在禁闭期结束后突然收到了20张风纪委员长进藤勋的照片。为此土方十四郎很久没和他说话。


离奇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终于出现在了大家面前的桂小太郎同学又一次搞了失踪,一同失去联系的还有高杉晋助同学。


为什么呢?


谁知道呢。


今天的银魂高中,依然很和平啊。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