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丑小鸭》



银土手癌组活动
《丑小鸭》
by 米字旗






某一天,某个池塘的边上出生了一只鸭子。

这孩子从蛋壳里蹦出来的时候鸭妈妈大叫一声“卧槽”晕了过去,旁边的邻居大雁凑上去一看“卧槽我他妈真是日了长颈鹿了这孩子是什么状况!!”

白色的,卷卷的羽毛,红色的眼睛没精神地半睁着。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吸引了方圆十里所有飞禽的注意力。

因为和其他鸭子不一样,他有点不受待见。鸭妈妈勉勉强强把他养了一阵子,等他学会捕食之后,鸭妈妈开始考虑把这只丑小鸭扔了。

但毕竟还是养了一阵子,怎么说都有点不舍。鸭妈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带着歉意,领丑小鸭穿过厚厚的芦苇丛,来到池塘的另一边,告诉了他这个不幸的消息。

丑小鸭倒是意外的淡定:“我和鸭子不一样?那我去做鸡吧。”

鸭妈妈沉默了一阵转头走了。

丑小鸭冒着寒风上岸。水里冷的不行,他的心更寒。

完了,没法啃老了。

丑小鸭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突然,他被一双手抱起。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火炉旁。附近一个好心的猎人救了自己。猎人名叫吉田松阳,家里收养了两个孩子,还有一条棕色的卷毛狗。

他并不觉得丑小鸭浑身银色的羽毛有什么不好,甚至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坂田银时。一只鸭子有名字还有姓氏,这并不奇怪啊?松阳这么说,那只卷毛狗还叫坂本辰马呢。

银时获得了住处、食物、同伴还有名字。

猎人松阳一个人住在森林里,听说他之前是城里的一个官,但被人陷害,最后走投无路来到了森林里。有时会有城里的士兵来抓他,他就带着两个孩子两只动物躲到森林深处。

虽说有一点危险,但银时觉得很开心。

也不知过了多少个冬天,好心的猎人松阳身患重病,正是虚弱的时候。一天晚上他出去了,第二天早上回到了小屋。这天深夜,一伙人闯进来抢走了屋里的东西,要抓走松阳和两个孩子。但松阳拼尽自己的力气将所有士兵打败,因此受了伤,最终在冬天去世了。

松阳去世,为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打击。望着空空的房子,一天晚上他们不约而同地离开了。两个孩子结伴去了远方,大狗也不知去了哪里。银时选择回到那片池塘。

走了好久好久,银时来到了芦苇丛边上。望着无边无际的芦苇,银时心里闷闷的。突然芦苇丛中有了动静。他连忙躲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大片的芦苇被拨开,一个黑色的脑袋从中探出,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一只黑色的鸟游了出来。

银时从没看到过这么美的鸟。黑色的羽毛光洁平整,蓝色的眸子还倒映着星光。

“……喂!那边的卷毛鸟!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是在叫银桑?

“喂!聋子吗!”

啊啊,朝这边过来了。

银时猛地回过神,黑鸟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我在跟你说话!”

“是是是,听见了……”脾气貌似不太好。

“你这家伙怎么提不起精神啊!”

“……多串君脾气这么差,将来没人要哦。”

“谁是多串啊!你到底是干嘛的啊!哎你别倒啊!”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银时在水面上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怎么觉得那么像阿银啊?果然饿出幻觉了。



再次醒来,银时身在一个山洞里。旁边坐着那只黑鸟。

“你醒了?”还是那不耐烦的语气。“你是谁?”

“我叫坂田银时……”银时似乎还没睡醒。

“我是土方十四郎。”

看来有名字的鸟不止银桑一个。银时往下看看,面前摆着一些小鱼小虾。他差点激动的抱着土方亲一口。但与此同时他看到了土方鲜血淋漓的翅膀。

吃饭过程中银时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土方。讲完之后土方皱皱眉,并没有提出质疑。

“你……和别的鸟不一样?”过了一会儿土方开口。银时抬起头看着他。

哦,是因为毛太卷了吧。土方恍然大悟。

“你这家伙还够自卑的……听好了,任何东西都有存在的理由。就算不一样也没关系!”

……

上一个抱有这种想法的是松阳老师吧?

“那多串你的翅膀怎么了?”土方看到银时的目光停留在自己受伤的翅膀上。

“没什么。被人用枪打中了。还有,我不叫多串!”

“……这样吧多串君。”银时想到了什么,“我知道能加快伤口复原的药草,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银桑就来照顾你吧!”

银时从此一直以照顾土方为借口呆在这儿,土方看着挺不耐烦,但还是狠不下心让他走。而且银时找来的药草的确对伤口复原有很大好处。两人相处得十分和平。

“多串君你在吃什么?”

土方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这个是蛋黄酱!人间美味!不过我不会给你的!”

“多串你不能想不开啊!”

“去你的混蛋天然卷!死鱼眼!”

“你青光眼黑短直了不起吗!!为什么鸟爱吃狗粮啊!”

“你他妈活腻了!!”

……十分和平。

呆着呆着,就习惯了。银时习惯了土方在身边炸毛傲娇,土方也习惯了有银时的死皮赖脸。

但有一点银时习惯不了。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土方是一只天鹅,是自己永远也达不到的。不管自己对土方的感情多么强烈,他知道他们俩终究不一样。

不仅是这样,一次银时出去捕食的时候,在水塘边味道了熟悉的气味。

……松阳老师为了保护他们而受伤的那天,屋子里陌生人的气味。

城里的追兵。

土方的翅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于是趁土方出去捕食,银时离开了。


他来到了森林与城的交界处,那里有几户人家。他进到一座小房子里,里面住着一个叫冲田总悟的抖s和一个叫神乐的大胃女。两人看到了有点颓废的银时,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

“好肥啊阿鲁!烤了吃吧阿鲁!”

……excuse me?!!

银时飞快地跑了出去,来到了下一家。

银时用头撞门,门终于开了。

一只白色的,像企鹅一样的生物瞪着魔性的双眼看着自己。

“伊丽莎白,谁啊?”这声音让银时觉得十分熟悉。

“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吧。”

“高杉不要那么紧张啊……”

“我是为我们的安全着想,假发。万一是城里的追兵呢。”

“不是假发是桂!”

……哦。

当年的两个孩子,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
就算离开了那座小屋也依旧被追捕着。

银时从白企鹅身边绕进了屋。

“银时?!”假发吃惊地站了起来。高杉回过头,仅剩的一只眼睛里也有些惊讶。

“嘎嘎嘎嘎嘎嘎嘎!”

“伊丽莎白,来翻译一下。”

站在门边的白企鹅从身后掏出一个牌子:

【你们还活着?】

“是啊!一路上追兵太多,高杉的眼睛就是被他们给……”桂没再说下去。

【他那个不是针眼?!】

一旁抽烟的高杉呛了一下。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邪王真眼!”

高杉又呛了一下。

【辰马呢?】

“和一只叫陆奥的猫去卖狗粮罐头了!”

【这只生物是……】

“伊丽莎白是来自外星的友人!我的同伴!”

高杉很小地发出“切”的一声。

呵呵。银桑我眼睛疼。

“银时,你知道为什么松阳老师会被陷害吗。”

“之前他在个高官的手下做事,高官剥削着人民,他偷偷将高官抢来的钱还给百姓,却被发现且陷害了。在逃亡过程中高官他去打一只天鹅回来,他打在了天鹅的翅膀上让天鹅逃跑,还对高官的残忍作出了反抗。那天晚上他出去就是为了打天鹅。高官派人跟踪松阳老师,最终找到了我们的藏身地。”

剩下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屋子浸在一片沉默中。

【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要推翻政府。”高杉站了起来,吐出一阵烟雾。“我要毁掉这个世界。”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扭曲的笑容。

银时一向没精神的红瞳睁大了。

【这家伙怎么中二了?!而且还没长高?!你是被某组织下药了吗?!】

高杉什么都没说,抓起桌上的刀砍过来。

银时又跑了出去。








湖面上结了厚厚的冰。银时艰难地在冰面上走动。

好冷啊。

好想多串君的羽毛啊。

银时窝在水边的一棵树下。

多串君……

他把身子蜷起来。

土方……

他闭上眼睛。

十四郎……

沉入黑暗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银时醒了过来。他藏身的树已经长出了芽。许多人在湖边活动。

多串君是不是已经忘了银桑呢……

如果没猜错的话……多串君就是那只被打中翅膀的天鹅吧?

多串君现在在干什么呢?

银时抬头看着天空。

一个黑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土方……?”

追上去!!

银时张开翅膀略微用力,便飞入了天空之中。

“多串啊啊啊啊啊!!”

前面飞翔的黑天鹅回过头:“银时……混蛋天然卷?!”

“土方君你刚才叫了银桑的名字是吗?”

“没有!你他妈还知道飞上来找我啊!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不对我没有找你!我只是碰巧经过这里而已!”

“土方。”

“干什么!”

“我喜欢你。”

“……哈?!”

“我说真的。”

“你脑子进屎了?!”

“我脑子里全是你。”

“你说什么混蛋天然卷!”

“我喜欢你。”

“不是说这个!


“多串君……银桑我是觉得我配不上你才走的……你是天鹅……”

“你脑子有问题吗!!”土方气急了,“说的跟你他妈不是似的!”

“你蛋黄酱吃多了吗,银桑我怎么可能……”

“喂喂混蛋抖s快看!那不是那天到咱们家里来的鹅吗阿鲁?原来是天鹅阿鲁!”

“果然china你就知道吃。”

“你说什么混蛋抖s!”

“喂晋助!银时在天上飞啊!”

“嗯。这家伙没死也是个奇迹啊。明明是天鹅中的败类。”


卧槽?

银桑我是……天鹅?

银时低头往水面上看去——

一黑一白两只天鹅。白色的那只有着猩红色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也就是说……


“土方我我我我是天鹅啊啊啊啊啊啊!你可以接受我吗!!”

“从一开始你连自己的品种都没搞清楚啊!”

“……”

“咳咳……你要是再随便离开我绝对弄死你。”

“不会了。所以你能接受我吗?”

“……又没说不行。啊——我也——”

“多!串!君!”

“哎你傻逼啊!咱们还在飞啊!下去下去下去!!”







笨蛋,你一点都不丑。





END.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