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阴阳师 医院/奇怪病症paro ssr部分

奇怪病症paro。
也算是医院paro。
写这个设定的人很多,如果有不妥会删掉的。



名词解释:

阴阳病院:专门治疗一些具有奇怪病症的人的医院。一些主治医师貌似也患有病症。住院部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里面的人都病得不轻,而且基本无法用正常医学手段治疗。


疾:不同于一般的“疾病”,指暂时不能以正常医学手段解决的病症。类似于超自然现象。

患者:患有普通的疾病,可以用正常医学手段治愈的人。非要来个等级的话,是N级。

病人:患有“疾”的人。

病人分为三个等级:

R级病人:有“疾”的症状,但要么是普通的病被错认,要么是可以被简单治愈的“疾”。有百分之百的几率痊愈。

SR级病人:患有“疾”的人,并且无法简单地治疗。但是治疗有成效,有很大几率痊愈。

SSR级病人:患有“疾”的人,但是不同于SR,这些人都是在长期治疗以后不见效,对生活产生了严重影响,甚至可能危害到他人的情况下被判定为SSR级的。被安排在地下的住院部。








阴阳病院

安倍晴明:阴阳病院的院长。但本身也是患者。失忆状态。是因为事故造成的,不是因为“疾”。经常带着高帽子进门,结果被门框打掉。开车出门得开天窗。不管什么天气都在屋里扇扇子。失忆之前骨子里的腹黑气质保留到了现在,源博雅来踢馆子的时候用某种方法将其镇压。能让阴阳病院里的SSR级患者不搞事。

神乐:阴阳病院的护士,幼女。本身是患者,但不知道是因为“疾”还是因为事故。貌似有个哥哥但自己记不清了,在病院里游荡的时候被晴明带了回来,从此住在病院里。喜欢在室内打伞。有时候会去荒川之主的病房里看鱼。

八百比丘尼:阴阳病院的护士长兼主治医师。温柔的大姐姐。患有“疾”。不老不死。盼望晴明用安乐死也好什么方法也好杀掉自己,并因此没有通过正常录用手续在医院工作。之前在街边算命的。对于每一位患者的情况都了如指掌,经常带实习的医生护士。当一些患者的“疾”发作时能有效地控制,但控制手法没人知道。

源博雅:阴阳病院的主治医师兼保安。衣服扣子从来都拉不好。父亲是政府直属医院的院长,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沉迷暴力和露胸的儿子。妹妹失踪。曾经阴阳病院的好评度超过了自家的医院,来阴阳病院踢馆子,但是被晴明用某种手法镇压,而且同意到阴阳病院就职。怀疑神乐是自己的妹妹。与八百比丘尼同样在患者的“疾”发作的时候进行控制,不过是用非常暴力的手法。



SSR级病人:

青行灯:

症状:对于发光的东西(电灯、蜡烛之类)非常着迷。

在入院之前经常拿荧光粉泡水喝,而且不会中毒。因为被人看见被送到阴阳病院。起初被当作SR治疗了一个月,直到有一天她把自己的耳环吞了下去,于是被归为SSR级。
房间非常暗,没有灯,没有窗户,

阎魔:

症状:目中无人。

比如十个人站在她面前,她只能看见其中一个,甚至一个人都看不到。原本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公司人很多,但只能看见其中四个。这四个后来被确诊为SR级患者。所以晴明怀疑病人之间是不是有某种关联。十分在意副总判官。判官总是在来医院看病的时候看望她,并把公司的事情说给她听。
与隔壁的青行灯貌似关系不错。
与大天狗、酒吞童子在住院之前认识。



妖刀姬:

症状:离不开刀。

随身带着一把大刀。刀一旦离开她超过三米,她就会立刻失去意识,发高烧。她拿着大刀上街被人举报,警察把刀扣押之后她就倒下了。被送到附近的阴阳病院之后开始救治,中途醒过一次,嘴里不停念着“刀……刀……”,晴明会意,动用博雅的关系去把她的刀拿了回来,一进入她的三米范围内,她突然就退烧了。跟没病过一样。


一目连:

症状:能够实现一切愿望。条件是用自己身体上的一部分做交换。(疑似)

除了自己,任何一个人的任何愿望都能实现。但必须要牺牲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小时候住在一个非常贫穷的村子里,考出了村子后,每每回去总能听到村子里的人抱怨生活穷苦。他想,他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换来他们生活的富裕。就在几秒后,不远处公路上一辆运钞车侧翻,村民纷纷哄抢着去捡钱,但却说是他带来了这场灾祸,把他赶了出去。而此时他也发现自己的右眼彻底失明了。去阴阳病院检查后,晴明建议他住院。因为疾无法再做实验验证,所以并未完全确诊。
与荒川之主在住院前认识。

小鹿男:

症状:活着的植物一旦被他触碰到,就会沿着他的身体开始生长。

他是最早住进阴阳病院的人。从他小时候“疾”被发现开始,就被送到这里住院。几乎不出去。曾经到过外面,但是一不小心踩到草坪上被疯狂生长的草缠住腿不能动了,被博雅解救下来。从此就不怎么出去了。是素食主义者。房间里全是关于植物的书。原本想成为园丁或者植物学家,但因为“疾”这个愿望无法实现。

荒川之主:

症状:被他碰到的水会变成蓝色的鱼。必须把鱼用力捏碎才能重新变成水。

每次洗澡都能看见泛着蓝光的小鱼飘在空中,而他坐在浴缸里捏鱼。喝水并不受影响。“疾”是后天形成的,原本是一家海洋公司的高管。神乐有时候会到他的病房里,看他把水变成蓝色的鱼。是很严肃的人。没事也喜欢查找和海洋有关的资料。
与大天狗、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在住院之前认识。

酒吞童子:

症状:身体里的水分被酒精替代。

入院之前是一名成功人士,公司老总。很喜欢酒。在一次宴会上看见了鬼女红叶,并对她展开了追求,但一再遭到拒绝。后来调查发现鬼女红叶喜欢安倍晴明。因此他经常借酒消愁,对公司不管不顾。某一次喝了一晚上酒,第二天醒来后总觉得口渴,喝水也不管用。但一喝到酒,口渴的感觉立刻消失了。公司副总茨木童子建议他去阴阳病院看看,但因为晴明的关系所以一再拒绝。茨木童子直接找来晴明为他看病,他差点和晴明动手。最后源博雅和茨木童子强行按住他抽了一管血,检查后发现血液里原本是水的部分被酒精取代。晴明建议他住院,但他极其不配合。最后八百比丘尼突然说了一句“鬼女红叶小姐也是SR病人,有时会来这里治疗”成功地让他同意留下,公司暂时交给茨木童子。
但过了几个月茨木童子也被诊断为SSR级病人,开始住院。公司暂时被托付给了熟人。来看病的红叶总是无视掉他去找晴明,这让他时刻都有想逃出去的冲动。
打架很厉害。和茨木童子在混混界很有声望。
与大天狗、阎魔、荒川之主在住院之前认识。

茨木童子:

症状:右臂非常脆弱,经常骨折。但一旦情绪出现大的波动左手就会突然拥有怪力,破坏力很强。

左撇子。和酒吞童子一起开公司。在开公司前是混混,遇上了同样是混混的酒吞童子,被他打败之后决定从此追随他,跟他交朋友。十分崇拜酒吞童子,一直希望酒吞童子能再跟他打架。在酒吞童子开始创业的时候一直给他提供资源,甚至跟别人打架把右臂打骨折了。从那以后右臂一直很脆弱。这其实已经是“疾”的症状了,但他并没有在意。事后酒吞童子帮他报了仇。公司逐渐成功之后,酒吞童子迷上了鬼女红叶。他一直劝酒吞童子放弃红叶好好管理公司,要么就和他打架。结果酒吞只借酒消愁,甚至躲着他,不出现在公司里。一次酒吞在喝了一夜酒之后第二天来到公司,出现脱水的症状。不管怎么喝水都没有作用。酒吞拿起桌上的酒瓶灌了好几口之后立刻恢复了。这让茨木开始怀疑。几次提醒酒吞去看病无果之后,他找来了安倍晴明。酒吞入院后他一天看望一次酒吞,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最后被酒吞赶出去。
几个月后在去看望酒吞的路上被人堵截,因为对方出言侮辱酒吞所以大怒,挥左拳打人直接把人打飞了出去。此时“疾”已经成熟。解决掉对方之后来到阴阳病院,推开酒吞病房的门时由于能看到酒吞了很高兴,门板被他打掉了。他才发现左手的力气控制不住。但因为当时酒吞并不在病房里,晴明等人也不在所以他直接回去了。第二天上班后看到业绩报表,左手放在桌子上,桌子突然产生了裂痕。他只好去阴阳病院。检查后被诊断为SSR级病人,开始住院。
与大天狗、荒川之主在住院之前认识。

大天狗:

症状:脸部被一定强度的光照射时会出现痛感,甚至会有灼伤。

原本是平面模特,很有名气。但在一次拍摄中脸部突然产生剧痛,被送往阴阳病院。但不管采取什么措施,痛感都没有消失,移到更亮的灯光下他的皮肤开始出现灼伤。晴明立刻把他转移到昏暗的房间里,症状就消失了。被判定为SSR级病人。
从此只能戴着面具行动,房间与青行灯一样没有窗户,只有一盏非常暗的小台灯。不常出去。品味非常奇怪,面具奇丑无比,一开始把神乐吓得躲在晴明背后不出来。一直想为社会寻求正义。曾经与器官贩卖的医疗组织有过牵连。
与酒吞童子、茨木童子、荒川之主,阎魔在住院之前认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