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酒茨现paro 《如何追一个情商低下的直男》(上)

现pa。我可能只会写糖了。
知乎体有。
估计是心眼茨。






酒吞停下正在打字的手,抬起眼。茶水间的玻璃门外,茨木右手打着石膏用绷带吊着,左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酒吞垂下目光,往手头的文本里补了几个字。
感到背后有人靠近,酒吞迅速锁了屏幕。
“知乎?”偷窥失败的阎魔直起腰,“对人生感到迷茫了?”酒吞看她一眼,抬手拿起旁边的饼干盒递给她。“吃你的饼干,别说话。”
阎魔心想这封口方式真独特,八十块钱一盒的饼干又不是你买的。她直接接过那个铁盒,往玻璃门外面看了看说:“我记得青行灯在网上有连载小说。”“我看过了,绝对不可能。”
直到现在酒吞还对那绘声绘色的高黄片段感到震撼。追人的那一方刚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诚心让对方爱上自己,就二话不说把人按在巷子里嗯嗯啊啊。看完一整篇的酒吞拿出手机看见群里大天狗发的消息,想了很久才认出来这是个“嗯”字。他到外面去抽了根烟,一边抽一边沉思:到底是一个怎样内心扭曲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玻璃门里面端庄的黄文作者正在写报告。
“我理解,”阎魔吃掉一块饼干,“那祝你在知乎上会有收获。不过我猜大多都会回答你'日后再说吧。'还不如你多看几篇青行灯的文章学习学习。”
看你大爷。酒吞差点脱口而出。
“饼干我拿走了。”
“大天狗买的。”
“一猜就是。”



阎魔离开之后没多久,酒吞划开锁屏检查正在编辑的文本。
发布。

———————————————————————————

如何追一个情商低下的直男?
匿名用户:

这个人是我的同事。先来简单描述一下他:颜值高,性子直。应该是招人喜欢的类型。可惜双商低,还是个男的。
老子也是个男的。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谈判会上,他是我们竞争对手派来抢项目的,我们公司由我来和他交手。那次谈判会很精彩。他临场发挥非常好,冷静且发言条理清晰。最后是我们抢到了项目,而我对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因为第二天他就来我们公司上班了。
是的,他跳槽了。
说来也可能是我的疏忽。我发言结束后他一直盯着我看,最后直接过来找我,对我说:“你可真厉害,我很久没有进行过这样酣畅淋漓的战斗了。交个朋友吧。”我心想这人是不是漫画看多了说话怎么听着这么中二,而对于交朋友这件事我以为是他没抢到项目心里不痛快,故意挑衅。于是回了一句“你还是回去再练练再来找本大爷吧”就走了。一边走一边想本大爷可真他妈帅啊。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绝对是被他传染成了一个臭傻逼。
第二天他来上班的时候我有点崩溃了。我进了公司看到他坐在位子上还以为走错了。他招招手叫了一声“挚友”吓我一身冷汗。我在公司里是个领导,这事儿我竟然不知道。最后发现这是公司和我平级的那另一个领导干的。听她说前一天晚上她在公司加班,这小子狂按门铃,她一出现就对她说他今天和本大爷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决并败在了本大爷手下,为我的表现所折服要到我们公司来上班,要来追寻挚友的脚步。她看了看简历进行了简单的面试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人才然后收了。
写到这儿本大爷很想离开这个公司。
我没办法了,各部门都看着也不能当场骂人,于是我试图找个茬儿逼他辞职。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整整一周,本大爷试图从工作上挑他的毛病,可他报告的数字准确,语言简洁,排版工整,提交及时,关键词还拿荧光笔标了出来,报告装在透明文件夹里递给我,最后我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老子不喜欢蓝底儿的荧光笔”,他从文件夹的夹层里拿出一份拿黄色荧光笔标出关键词来的报告放在我面前,说他那儿还有粉色的紫色的绿色的荧光笔,挚友对于颜色的品味真是怎么怎么样。
我想了好久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最后也没想出个结果。
下班之后本大爷想去喝一杯,出了公司大门发现他在等我。他说和挚友同行可以受到熏陶。我说你离本大爷远点行吗。他说行。
就说了一个字“行”然后跟着我一直走到了酒吧。期间我们始终保持着三米的距离。
在酒吧他要了一瓶rio喝,我笑他那根本不是酒,他指着瓶子上酒精浓度百分之三点多的字样认真的说这是酒。
我喝光那瓶酒结完账准备走人,他也跟着我出去。我走了一段路,他跟在我后面。我回头问他你还要跟着我吗。他说挚友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回家。我思考了一下报警的可能性对他说我不愿意,你走吧他才走。
第二天我想本大爷总算找到茬赶他走了结果他右胳膊绑了个石膏来上班。他看见我盯着就微笑着说我右臂经常骨折挚友不必担心,我是左撇子。周围人的目光非常刺眼,我怀疑如果我把这个病号赶出去他们会集体起义。
工作的时候我注意着他,发现他左手打字飞快,动作熟练。好像他从来没有过右胳膊。
他业务能力真的很强,跟我谈判那次也表现出色,但我越跟他相处越觉得他傻,又傻又烦。这直接导致我去酒吧的次数增加,我一去他也跟着去。公司里的人看我俩经常一起出入酒吧还以为我们去做了什么交易。呸。
这人还有一个习惯,每天中午自己带饭。平时订外卖都不用点他的份。他右手骨折的日子除外。有一天他拿着一份饭到我办公室说这是给我做的,打开盖子之后那品相还真是不错。结果本大爷吃了一勺,喝了一整瓶矿泉水才把涌上来的呕吐感压下去。他很奇怪地说平时他的饭也是自己做自己吃怎么就没事呢。本大爷怀疑他所有的味蕾都死了,并对他是如何长这么大的提出质疑。

他到公司两个月之后,我看上了财务部门的一位女同事。我想尽各种方法追她可她还是对我爱搭不理。原因是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承认这次情场失意让本大爷有点怠慢了工作,他多次提醒我说“挚友你不能被女人蒙蔽了双眼!你是要统领商界的男人!”我心想谁他妈要统领商界啊老子要美色。于是处处躲着他尽量不和他交谈。他找了几个公司里的人开导我可那帮人都懒得管。
于是他找到了我的情敌开导我。
当时本大爷气得差点和他打起来,还骂了他。

由于各种原因本大爷还是放弃了,我情敌身边有一个爱好占卜的女人,她走之前跟我说“要注重现在”,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某个智障一眼。
当时本大爷没表态,但是经她这么一说也开始觉得不对劲。这人看着傻了吧唧的,但工作时候那么精明,对本大爷这么上心还干扰本大爷谈恋爱,不会是个居心叵测的基佬吧?
于是趁他多喝了几瓶rio之后我问他你为什么老跟着本大爷?干嘛这么执着找本大爷做朋友?他说我觉得你很强,我喜欢和强者做朋友。我下一句还没问出来,他突然说:
“我想被你打败,把我自己交给你支配。”
说完他还补充:“我们第一次碰见的那天我已经被你打败了,那种感觉令我难忘。而现在你是我的上司却不积极的支配我,这样有损你强者的尊严,也无法使我满足。”
我找调酒师换了一杯酒,我怕坐在我旁边这位右手骨折的基佬给我下点什么药。
感情本大爷招来了一位兴趣奇怪的小给。
我给自己灌下不知道几杯酒之后他好像看出来我有心事对我说:
“挚友,你有什么烦恼可以找我排解,咱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本大爷第一次听说最好的朋友是可以让对方支配身体的。
我对他说交个屁的朋友,你明明就是想发展另一层关系。
他疑惑地看着我问发展什么关系?咱们就是朋友关系啊。
我心想去你妈的还装,脑袋一热就拽着他到厕所里去,按在墙上咣当一拳打在他脑袋边上,跟电视剧里的男主似的,脸凑得离他特别近。
这位问我:挚友你近视了?便池在那边。
然后本大爷开始怀疑人生了。

感情这就是个直男啊。
我拖着他回到座位上,继续思考。
他被我盯得不自在问我怎么老看他。
本大爷可能是喝晕了,说:“你好看。”
他说谢谢挚友。
接着我开始反省自己。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本大爷的精力全都在他身上。
他长得还挺好看。
声音也好听。
想脱他衣服。
刚才在厕所凑近了看他,本大爷的小兄弟是真的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本大爷突然明白,这可能是喜欢上他了。

最后他喝醉了倒在桌上,本大爷亲了他。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思考了一天的人生,抽了一包半的烟得出一个结论。
本大爷要追他,很低调地追。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里某位女性很快就觉察到了,送了一些超市收银台旁边架子上拿小盒子装的不是口香糖的东西。我问她怎么知道我要追他,她很惊讶地问什么原来你们没在交往吗?
在我骂出来之前她递给我一本封面辣眼睛的书,一个男的压着另一个男的,上面那个脸特别长特别尖,下面那个眼睛巨大,要不是看没胸还以为是个女的。她说这是她写的,可以供我参考。
我都看完了,具体讲了什么故事本大爷不想说,现在本大爷已经不认识嗯和啊这两个字了。我去网上查了一下,大概说gslb你们能明白?
总之本大爷现在满脑子都想着对他做一些非法的事,那位黄文作者绝对脱不了干系。

我开始尝试一些普通的方法。之前提到他做饭非常难吃,我就以“领导需要关心下属”为理由下班到他家去给他做饭。一开始他拼命摇头说不能耽误我休息,我想去你的要是你长条尾巴绝对摇的跟永动机似的,强行去了他家。
本大爷虽然是个糙汉子,但做饭水平自认为并不差。没想到这种技能没用在撩妹上用来撩汉了。
本大爷一边做饭一边听着他叨叨,说本大爷真是完美连做饭的样子都这么帅以后一定是个合格的丈夫。我差点把一瓶子酱油全倒锅里。之后我把他踹了出去。
吃饭过程极其不顺利。根据本大爷的亲身试验,人是没法在“你手艺堪比中华小当家神厨小福贵”的赞美声中好好吃一顿饭的。本大爷算是亲身经历了现实中的春药之灵,眼看着对面的人吃了一口菜后兴奋不能自已,手抖拿不住筷子,嘴唇颤动好像感动的要哭出来。本大爷纳闷这人是不是从小缺爱啊?
最后帮他把卡住嗓子的花生米弄出来花了挺长时间。他一边咳嗽一边夸我真是男友力爆表,多才多艺,我让他闭嘴。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我是不是以前离过婚,做饭这么熟练,我打了他头一巴掌。结果他抬头冲我笑,那么一咧嘴本大爷差点没把持住,赶紧吃了饭走人。
情人节那天本大爷想送他点东西,但又怕太张扬,就买了一支玫瑰花给他。他非常高兴地收下,夸我真是心思细腻之类。第二天他回来跟我说,这玫瑰泡的水真好喝。
反正本大爷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在此求助。


TBC.

评论(40)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