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酒茨网红paro片段 part2

茨木用女声每天跟酒吞打游戏聊天,两人越来越熟悉还互换了联系方式(为此茨木还新换了个手机号)。酒吞把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之后他一直在劝酒吞,晴明也来找了酒吞(他主动想解决这件事而不是茨木拜托)。最后他决定暂时相信晴明。事情解决后他邀请茨木面基。地址是他家楼下。



酒吞在拐角出现的时候,茨木整个心脏都要飞出去了。等他走过来好像经历了漫长的时间。
“你站这儿干什么?”酒吞走到他面前。
“……”
“我还有事。你找我?”酒吞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是啊你当然有事,你要跟我面基啊。
“对。找……挚友。没错。”茨木感觉自己的语言功能提早六十年开始退步了。
酒吞皱着眉头盯着他,然后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茨木感觉兜里的手机稍稍震动了一下。
保持自然。
最后酒吞终于叹了口气:“你先上来吧。”
“好的挚友!”



和上次来不同,地上没有那么多啤酒瓶,也明显干净了许多。
这就是所谓异性话语的魅力?
“找地儿坐。”酒吞丢下这句话走进厨房。等他抱出一箱酒,他发现茨木坐在地上。
“你的眼睛会屏蔽所有座椅类的东西?”
“不是。挚友家地板舒服。”
从茨木发出女声的那一刻起,对酒吞撒谎的罪恶感就开始涌起小小的波涛。现在这种窗户纸一捅就破,捅破了还得被打一顿的状况让茨木有点后悔了。
我已经没资格坐在挚友的沙发上了。
酒吞什么都没说。他走过去坐在茨木边上。
“挚友你别坐地上,会感冒的。”
“茨木你别坐地上会感冒的。”
茨木惊讶地看着酒吞。他皱着脸模仿着刚刚自己心虚的语调。
不愧是挚友。
茨木站起来坐到了沙发上,只占前三分之一。
酒吞也站起来,往沙发上一仰。
“你怎么了?”
“没事。”
“那你往后坐。”
前二分之一。
“哎你——”
茨木把整个后背撞在沙发背上。
酒吞没再说什么。他拿出一瓶酒,打开,递给茨木。
“喝。”
“……挚友你不是还有事吗?”
“办事儿之前喝点酒怎么了?”
茨木沉默地接过酒瓶。
“对嘴喝。”
敦敦敦敦敦。
茨木感觉整个喉咙都要爆炸了。他总算是了解到了酒吞借酒消愁的实质。一瞬间二氧化碳喷发的感受直冲头顶,仿佛会吞噬掉所有愉快的悲伤的尴尬的令人恼怒的记忆。
酒吞自己拿出一瓶,开盖,仰头喝掉一半。
“挚友酒量真好。”
酒吞没回答。
他掏出手机又看了一眼,开始拨电话。
完蛋了。茨木感受着兜里手机的震动。酒吞完全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为了盖住声音,他开始大着嗓门跟酒吞交谈。
“挚友你最近过得如何!”
“……啊?”
“挚友你真是英姿飒爽五雷轰顶!”
“五什么?”
“挚友!!!”
酒吞恼怒地挂断电话咬着牙对茨木说:“你没看见本大爷正在打电话吗!说话这么大声干什么!”
茨木又沉默了。
酒吞给自己灌了几口酒。
“茨木,你今天很不对劲。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找你。”
“找本大爷干什么?”
“……”
妈的这样下去没边儿了。酒吞把瓶子里的酒喝完。
茨木见状也一口气喝完了酒。
这回蒸腾而上的不是气泡的冲击,而是强烈的朦胧感。这使他的神经麻痹。
“你喝醉了?”酒吞支着下巴看他。
“大概是。抱歉挚友。”
“切。什么酒量。”
“比不上挚友。”
酒吞没再回话。
酒壮人胆。茨木突然开口问:“挚友你今天是有什么事?”
“本大爷要跟人见面。”
“跟谁?”
“……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挚友,请你告诉我。”
茨木被酒精浸泡着的理智说,你大概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低着头,目光好像能把玻璃瓶子烧化。
“本大爷为什么告诉你?”
“挚友你上次因为女人颓废,差点耽误到事业。网恋绝对会耗费你的精力。”
“你怎么知道本大爷在网恋?”
“因为你不想告诉我。”
酒吞叹了口气。
“本大爷最近在打游戏。本来在个人简介上说了不加好友,那天有一个人给我发邀请。是一个用户名非常诡异的人。
那个人性别选的女。但怎么看都像是直男癌患者用的头像和用户名,所以本大爷提出来语音。
没想到还真是能以假乱真的女音。”

茨木当然能听出来“以假乱真”上的重音。

“本大爷问她叫什么。她说她叫——”
酒吞慢慢凑近茨木的耳朵。
“池木?”

茨木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他的脑子里“咣当”一声。
他不用纠结下一步怎么办了。酒吞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
死刑。

他可以肯定酒吞要掐死他。
因为酒吞将他按在沙发上,一手钳住他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放在他脖子上,膝盖抵在他两腿之间。
放在他脖子上那只手动了。
茨木闭上眼,准备迎接窒息。

哪里不对,茨木睁开眼睛。酒吞的手在他的脖颈处滑动。那是一种近乎色情的抚摸。

茨木深吸一口气。

“挚友……你知道?”

“本大爷当然知道……”酒吞的手已经来到了茨木的唇边,“你那么多广播剧和配音,本大爷每一个都听过。”

“不过本大爷还是对你叫床的声音更有兴趣。”



End.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