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酒茨现代科技paro《七日实验》


1.
酒吞是个很特别的人工智能。

他拥有性格和自我意识。

作为在开发中的科技产品,酒吞每天都要接受测试。

茨木是一位测试员。

一个月前他还只是某间实验室里的一名助手。每天打开机器听它嗡嗡嗡嗡响然后坐在旁边玩手机。下班再把它关掉。

有一天他莫名其妙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让他去负责一间大型实验室里的智能AI。原来的那个测试员被调到别的地方去了。

至于为什么是他,没人知道。

现在他的工作是测试一个新型AI。

AI的名字叫“酒吞”。


茨木与酒吞可以进行交流。

茨木坐在显示屏前输入句子,酒吞的回复转化成文字显示在屏幕上。

来看这一句:

“别烦本大爷。”

茨木飞快地在键盘上打字:

“挚友你真是人类智慧与科技的结晶!没有任何人工智能可以超越你!你就是立于人造物顶端俯视一切的AI!”

“滚蛋!”

总体来说还是非常和谐的。


茨木从小就痴迷科技产品。

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间实验室,了解了酒吞的整体参数和功能之后,他在键盘上打出自己与AI的第一段对话。

“挚友!!你的功能真是无与伦比的强大!!我要永远追随你的脚步!”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你的测试员,我叫茨木。挚友你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我能把你拆开看看吗?”

“谁是你挚友。滚。”

“挚友!”

“挚你大爷!”


作为一个功能强大的AI,酒吞总是在尝试着革新自己。

谁会愿意只留一个意识在世界上,每天被监视不说还只能通过一个又大又蠢的显示屏跟人交流呢?

况且他和人类可不同。

每天茨木下班回家之后,酒吞都会尝试延伸自己的意识。集中精神,就像一个被束缚住四肢的人一样,用力舒展开来。

像是一种本能。

一开始酒吞的意识只能达到显示屏,现在他已经掌握了整个控制台。

他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地把实验室的灯都打开,再关上,打开,关上。开开关关,伪装成一个迪厅。

甚至可以跳一晚上Updown Funk,晋级全球舞王。


酒吞对茨木当然是持不屑态度的。

派一个智障一样的人来测试本大爷?人类开始退化了吗?

所以当茨木问酒吞,他的意识延伸进行到哪一步了的时候,酒吞一激动差点让控制台跳闸。

“挚友作为人造AI,竟然能进行意识的延展,真是高端创新型科技中的领航者!”

“你怎么知道本大爷在干这个?”

“我把控制台给拆掉了一部分,其中有一块芯片记录了内部的操作痕迹。我无意冒犯挚友,但其实我一直想和你比试一下电脑的操控技术,只有败在你手下我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挚友可以尽情支配我的身体,只要你愿意。”

“你,闭上嘴。”

茨木那边没再打字。

酒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怎么着也是个高级AI,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应该有很好的安全措施才对。这小子居然全给破解了。

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自己延伸意识。

于是酒吞不用在茨木下班走了之后革新自己了。

茨木在他也这么干。

还能以此为理由防止某人打字吹他。这多好。




「一切正常。」


『本大爷试试。』

2.
酒吞今天心情不错。

他控制了实验室墙角的一个摄像头。还是高清的。

他非常想知道茨木长什么样。


“茨木。”

“怎么了挚友?”

“你干嘛跟一个人工智能做朋友?跟人类交往不行吗?”

“挚友不用担心我!你的强大值得我去追随!”

“我没担心你!你没别的朋友?”

“我没有。可能是我长得丑?”

长得丑?这是都丑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热衷于跟机器交朋友?

“你给本大爷描述一下你长什么样。”

“有眼睛,鼻子,嘴。”

“这些东西是个人类都有。”

“我也不太清楚怎么描述。挚友不用担心我的外貌,不会为你的形象抹黑的!”

“给本大爷抹什么黑。你这儿有摄像头之类的吗?”

“有,挚友你显示器的右上方有一个摄像头。”

“知道了。”

“挚友你要控制摄像头?不愧是”

茨木使劲按了按键盘。

怎么打不了字了?

屏幕上出现一句话:

“再说废话本大爷就不止切断键盘的链接了,我直接炸掉它。”

没想到挚友已经掌控到这一步了。真是强大。


酒吞在一片黑暗之中朝着右上角摸索。就朝着那一点前进。

然后他拥有了视觉。


茨木看到角落里的摄像头自己动了起来,于是他冲摄像头不停挥手。向旁侧扭转了几下之后,镜头对准了自己,好像在聚焦。

接着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你他妈这叫长得丑?”

“挚友你能看见我了吗!”

“你长得丑?耍本大爷?”

“挚友你真是太厉害了!”

“你是有什么毛病?”

“挚友我不太能很好地描述自己的长相。”

“挚友?”

“挚友你是死机了吗?”


……他妈的这家伙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看。

酒吞操控摄像头向四周看了看。

非常昏暗的实验室。墙壁都是钢铁。茨木前面是操作台,他所面对的那堵墙上有一台占据了三分之二面积的显示屏。

除此之外就是几乎铺满了整个地面的导线。墙上也弯弯曲曲攀爬着许多导线。看不到它们是从哪里伸出来的,也不知道它们连接着哪里。

就是它们使得酒吞可以进行意识延展。

能在这种阴森的地方工作,茨木也真是个人才。




「一切正常。」

『去楼下看看吧。』

『你真的要这么做?』


3.
酒吞很好奇。不打字骚扰自己的时候,茨木都在干什么。

不可能测试AI就是不停地吹他吧。

他看见茨木拿着一把钳子往控制台里捅。

“你他妈干什么呢!!”

“挚友不用管我,继续延展意识吧!”

“什么不用管你!你把那玩意儿给本大爷放下!”

茨木放下钳子,拿起了电钻。

酒吞气得想爆炸。

“你给本大爷放下!!”

茨木终于妥协了,做回了椅子上。

“你在干什么?”

“了解挚友的内部结构。”

“你这么做多久了?”

“快三个星期了。大概18天。”

“你到这儿来测试本大爷多久了?”

“18天。”

“……”

“你明天给本大爷带个耳麦来。”

“我语音骂你。”



第二天茨木果真带了个带话筒的耳麦。还是无线的,挺高级。

他把USB发射器插在控制台上,带上了耳麦。

“挚友来控制这个耳麦吧!”

酒吞死死地盯着茨木,集中精神,把意识延展到最大————

“挚友!!!!!”

酒吞如果真有耳朵,那它已经炸了。

“你他妈的小点声!”

“挚友连声音都如此霸气!不愧是超高科技!!”

“你好好说话!”

“好的挚友。挚友感觉如何?有没有不良反应?”

酒吞听着茨木的声音。

『一片黑暗之中,他的耳边传来了茨木的说话声。』

这家伙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吗,脸长得好声音也好听。

真烦人。


之后的几天里酒吞完全后悔获得听觉这件事。

他再也不用担心某人会打字骚扰他了。

他直接语音的。

就像你用自己喜欢的歌当闹钟一样。

你绝对会想打死做出这个决定的自己。





「一切正常。」





4.
茨木拿着一沓纸,很认真地翻看着。

“那是什么?”

“挚友。这是我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的个人荣誉,奖状之类的。今天下班之后要送到政府那儿去。”

“你很擅长这方面?”

“是的挚友!不过比不上挚友你!”

『不过比不上挚友你。』

“本大爷本身就是个机器,有什么可比性。我记得你到这儿来之前是个助手?”

“对。是个挺无聊的工作。”

酒吞想起之前茨木翻出自己访问信息的事。

“以你的水平,就找了这么个差事?你投简历的时候没把这些奖都写进去?”

“嗯……记不太清了。”

说不通。


他们没再谈论这个话题。


“茨木,关于这个实验室你了解多少?”

“挚友你需要什么方面的信息?”

“比如说有几个房间之类的。”

“有一个房间。就是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

“是吗。”

“挚友,你的意识延伸进行得如何了?”





酒吞非常急切地想要延伸意识。

太急切了。

这种冲动不知从何而来。

他集中精神。

有东西在牵引他。






那东西往下方走。

他也跟过去。



走不动了。

好像有一堵墙挡着他。

那东西就在前方。



有人在说话。

是机械的电子音。

“正在申请进入地下室。请输入测试员编号!”

地下室?茨木明明说这儿只有一个房间。

难道他故意瞒着自己?

但如果是这样,他不会放任自己延伸意识。自己发现这道锁之后一定会去询问他。他没必要铤而走险。

说明茨木也不知道地下室的存在。





“茨木,问你一件事。”

“怎么了挚友?”

“你的编号是多少?”



「一切正常。」

『你的编号是多少?』


5.
酒吞急切地等待着茨木。

他上次询问茨木的编号,但茨木说他不记得了,要回家查一查。

实验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茨木走了进来。

他带上耳麦。

“怎么样,你查到编号了吗?”

“挚友……我的工作证上没写。”

“没写?”

“是的。”

“但是挚友,负责这个项目的只有我一个人啊。”





酒吞再一次向下延展意识。

“正在申请进入地下室。请输入测试员编号!”

01?

“编号错误!!”

靠。

酒吞感到很恼怒。

02?

“编号正确!”

……真把本大爷当人看。




“请测试员手动打开闸门!”


“茨木!地下室的锁本大爷解开了。你找找哪儿有门。”

“好的挚友!”

……

“挚友,我找不到。”



连续找了三天之后,茨木宣告失败。

他扒开了密密麻麻的电线,在墙上、地上到处找。

根本没有门。

“挚友,我永远不会违抗你的。但你为何如此执着地要找到地下室的门?”


酒吞心里痒痒。

他对这种感觉产生极大的怀疑。

这种冲动不是他主观产生的,更像是有外力让他有了这样的感情。

就是因为心情太过于强烈,酒吞暂时没有顺应它。
最终他开始反抗这种冲动。

“茨木,不要找了。本大爷不需要了。”

“挚友请你千万不要被我所影响,如果你真的……”

“本大爷不需要了。”

“……好。”


「任务延迟。」

『来控制这个耳麦吧!』



6.
酒吞已经连续12天没有延伸意识了。

他非常煎熬。

那种好奇,那种冲动越来越强烈。

有时他会有一种错觉。

他可以思考,拥有视觉,拥有听觉。可除此之外,他没有触觉和嗅觉,无法说话,四肢不能移动。

称不上是痛苦。因为没有痛感。


“挚友,我要下班了。”

只要茨木一走,酒吞就连续13天没有进行意识延伸了。

这一周的最后一天,茨木并没有按时下班,而是又找了一遍实验室,但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门”。

现在是实验第35天的晚上11:45。

茨木双手放在耳麦上,要把它摘下来。


“茨木!”

“挚友?怎么了?”

“拆开控制台!快!”

“挚友?你真的要这么做?”

“快拆开它!”


酒吞感觉像被火烧。

不是痛感,但是焦灼。

好像有人在逼迫他,让他告诉茨木打开控制台。

这有什么意义?酒吞也不知道。

只是有那么一瞬间,语言功能不受他控制了。



茨木轻车熟路地拆开控制台。

话筒里传来叮叮咣咣的响声,酒吞看不到茨木了,因为他直接钻进了控制台里面。

响声忽然停住了。

“挚友……”

“我找到一扇门。”





“茨木,”

酒吞说,准确来讲是他被强迫着开口,

“我们去楼下看看吧。”



现在是第36天的凌晨0:00。


「强制进行。一切正常。」

『你要控制摄像头?』



7.
那种焦虑感消失了。

酒吞还没来得及对茨木说出什么,就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他对摄像头的控制被强行切断了。

好想有一只手拽着他,不断向下。


视觉再次恢复。

但酒吞并没有主动去操控任何摄像设备。

他看到茨木站在那里。

“茨木?”

“挚友,那是什么?”


被强制安排的视角让酒吞很好的看见了那个设备。

那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缸,里面装满了液体。成千上万条导线从中伸出。

玻璃缸里悬浮着一具躯体。

那是一位有着红色头发的男性。

他紧闭着双眼。

那些导线连接着他的头部。





“茨木。”

“挚友?”

“茨木,那是本大爷。”

“什么?”










“我说,那是我。”

“那是本大爷的身体。”

“可挚友你不是人工智能吗?”

“但本大爷很确定,那就是我的身体。”

就像是本能一样。

辨认出自己,是一种本能。




那些导线的末端就是这里。



如果我能拥有一个身体。

酒吞又感到了那种强烈的欲望。

“本大爷想试试。”

“想试试把意识延伸到他身上。”


没有等茨木阻止他,为了保证意识的专注,酒吞切断了与茨木耳麦的链接。

开始意识延伸。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虚无缥缈。

突然酒吞的眼前亮起了光。


『那是一片海。

他站在沙滩上。

右手传来触感。

他向右边看去。

那是茨木。

茨木的左手被自己握住。

他说了什么,可自己听不见。』







『茨木穿着他那身白大褂在一旁说话。

自己面前是一个操控台。

自己故意不理他。』
















『着火了。』
















“适配失败!”

“警告!适配失败!”


酒吞感到钻心一般的痛楚。

身体上确切的痛感。






一切又归于平静。






酒吞站在一片黑暗中。

他抬起手。

他的意识正在自己的身体里。

四面八方传来了声音。

那是茨木的声音。



“第一次实验测试报告。”

“第一周,一切正常。”

“第二周,一切正常。”

“第三周,一切正常。”

“第四周,一切正常。”

“第五周,一切正常。”

“第六周,一切正常。”

“第七周,适配失败。'意识传输'实验失败。本人将被派往其他工作岗位。”



同样的话语又循环了三遍,改变的只有测试报告的回数。

第四遍,第五次第七周的实验报告并没有照常。

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嘈杂声,像是被电击的噼啪声。接着传来自己茨木的大叫。

“挚友!”

茨木在喊他。

“挚友!”

“这是个无限循环的实验!!”

什么?

“快让那个我逃出去!不然——”





茨木的声音戛然而止。




酒吞的意识又回到了地下室的摄像头中。

地上铺设的电线冒着火花。

茨木倒在地上。
















「适配失败。格式化开始。」






『我是你的测试员,我叫茨木。』















0.-
尊敬的总统阁下:

日安。

介于您刚刚上任,国家高层的某些事(特别是重要机密)还不太清楚,作为上一任总统,我有必要亲自将这些事全部托付给您。这件事在正式交接的仪式上不太方便告知,于是便以个人名义貌冒昧地寄了一封信。

但请您记住,这封信的保密等级等同于国家机密。

如您所知,我国的科技水平一直处于世界领先。近几年中,科技方面涌现出了一大批人才。

在一年前,科技部录取了两位人才。一位名叫酒吞,另一位名叫茨木。

他们研发出的机器造福了人类。其中有一种名为“意识传输”的科技,可以将人类的意识导入机器中。如果加以研发,投入使用,将会在医学、航天等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就。

但不幸的是,他们进行研究的实验室发生了事故,酒吞在这次事故中进入了植物人状态。

酒吞所拥有的智力与知识是整个人类的财富,如果就此付诸东流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经过几大元首讨论,我们一致决定保留他的认知。

幸运的是,酒吞留下来的“意识传输”的科研成果中,有一项科技可以将人类的意识导出。但在研究出意识返回的方法之前,他遭遇了不幸。

我们的任务是将整个科研项目完成。

于是我们用他研究出的科技将他自身的意识导出大脑,向其中注入作为人工智能的身份意识,相当于一种催眠。

人体是奇妙的,经过多次实验后我们发现,如果强行将意识分离,只要有条件,意识就会依靠本能向身体接近。

我们为此建造了一个大型实验室,分为地上一层和地下一层。通过意识导出的技术将酒吞的意识传导到一楼,并安装上显示屏和控制台,外界可以通过键盘打字与他的意识进行交流。

酒吞的躯体被放置在地下一层,用营养液保证其正常的物质交换。

实验分为七个实验期,一个实验期为一周。

酒吞被当作人工智能唤醒时只拥有意识,并且会依靠本能向自己的本体靠近,我们为其铺设了人造神经线路,并在线路上安插了摄像头。经过计算,第一实验期过后的第二实验期,意识会达到摄像头,意味着他获得了视觉。第三实验期,我们会让测试员带来耳麦,让酒吞的意识获得听觉与语言功能。这也是在提早适应本体的机能。

为了保证实验顺利进行,我们给酒吞注射了药物。药物会在第四实验期的最后一天产生效果,放大意识回归本体的欲望。

但如果意识没有做好适配的准备,实验就会失败。为此我们把通往地下室的路安插了两道锁。分别需要密码和手动开启。

密码是一道小小的谜题,为了确保意识的逻辑性没有受损;手动开启需要酒吞的意识引导测试员找到地下室门的准确位置。第五实验期和第六实验期都被用来给予意识打开这道门的时间。

但在第六实验期结束的前十五分钟,如果门还是没有被找到,药物就会强制让其引导测试员找到并打开,由此进入最后的第七实验期。

测试员与意识一同进入地下室后,意识会被引导到专门的摄像头上。看到本体后,意识会进行自动辨认,药物再次发挥作用,让意识进入本体,进行最后的适配实验。

若适配失败,测试员会被清空记忆,意识将被格式化,实验会重新开始。

为了技术支持和保密起见,测试员会由茨木担任。在此之前我们会洗掉他关于酒吞的记忆,并在“普通的助手被调职”的背景下展开实验。实验失败后会强行重复这一步。

以上就是整体计划。感谢您的配合。希望您对此进行保密,并在任期满时将这些信息告知下一任总统。

人类科技有着光明的未来。


上一任总统













END.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