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A•LIVE 又名有感而发。

A•LIVE
by 米字旗

人的一生中,最不容易的就是活着。
……好吧我懂的,你们一定想吐槽这神一样的矛盾。
如果我是个语文老师或者是课代表什么的会把活着加个引号的。
“活着”
看吧?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年龄未知,体重未知,身高未知,三围未知,性别未知。每天宅在家。别问我为什么他不去上学不去工作,本文没有这种设定。
网络写手一枚。
再准确点,让我们追溯历史,回到过去的那一年——
画手转写手一枚。
哇噻真心啥的很不容易哎哎哎!
每天起稿,描线,涂色,修改。SAI和PS的阶级斗争,数位板被划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烙印——
重复的。每天都是重复的。把自己关在昏暗的房间里,就借着电脑屏幕的一点光,在数位板上划拉。然后看着微博上“高产!”“良心啊这么高产!”“高产似那啥!”的评论面无表情的又拿起笔开始划拉。
目的?无。
只是想做而已。
但这么下去,总归有厌烦的一天。于是这个不光是性别其它也都不明的勇者,开启了另一扇紧闭已久的大门——
写手!
是的!每天拿着笔划拉划拉划拉的生活已经够了!为什么总是要画图呢这样下去会变成色盲的!这种病太可怕了一定要治啊不对已经无药可救了!
所以,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写手。
狠下心来关闭了SAI窗口右上角的叉子,把数位板卸下来放到了一边,把键盘上的灰尘重新擦掉。
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突然发现,这扇门依旧很难打开。
一开始想写长篇。但是把大纲列出来之后发现woc这是什么东西bug一堆一堆的像【哔——】一样堆积在自己的面前。
然后查阅各种资料查看各种百科,终于把世界观设定上的bug解决了。
还。没。完。
文字终究还是和图片不一样,文笔上也要注意。每次集中精力想要保住自己可怜的文风不让它人格崩坏但是先一步精神分裂的是自己。
啊,MADAN。会变成MADAO的。
最终是把初稿写完了。最终自己也失去了耐心。把校对这个活交给了基友。
结果三天之后基友终于上线了,只发了一句话:
“我不管你小学语文是谁教的,我现在就去把他告上法庭。”
嗯,绝壁是亲的。
不管怎样,一件作品终究是完成了。每天有空就会去改语法,查bug,然后再发到微博和贴吧上。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和以前一样,用相同的习惯做着性质差不多的事。



啊啊,要死了。



能反悔吗?


……


你说呢?
自己选择的路只能自己走下去。
早点做晚点做,区别在这里而已。
哈,时间不多了。
能在这种时候看见,其实真的挺感动的。
说白了我们都是笨蛋嘛。
只是因为想去做,就这么做了。
【上面那句可以当作黄段子理解】
完全不计后果。
我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
只是默默地在这里走着而已。



哈哈,我也不是什么能传播正能量的家伙。



看到了就想说一下而已。


哦对了上文全都是我的个人yy,我既不是画手,也不算严格的写手。



只是个笨蛋而已。


我们都是。


什么都不怕的笨蛋。


这个笨蛋不会退休,不会长大。


所以偶尔也听听TA的话吧?


这篇没有主语的文章,其实主语是谁,我们最清楚了。


——因为笨蛋坚定的东西,都是真正不能动摇的啊。


End.




@梅子PPPlum         
看到你发的于是轻易写下来了……算充个数吧?7月有交代了www

KING'S GAME

KING'S GAME!!!
cp:米英,露中,亲子分
*阿尔弗雷德可以看到妖精设定

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周五下午两点半,学校由于施工罕见地停了课。当广播中传出这一消息时,学生们真是欢天喜地,扔书本的扔书本,甩球鞋的甩球鞋,撕校服的撕校服。一时间,学校各处都铺满了试卷碎片,散发着绿色气体的鞋在走廊上空划过一道道彩虹,欢呼声不绝于耳。据某个偶然路过的毕业生说,这场面比三年前高考完的庆祝活动还壮观。大家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幸福你妹啊。
行了,放假一下午而已,又不是高考结束。什么,球鞋砸到教导主任了?明天要交的卷子撕了?刚订的校服被扯烂了?
活该。等死吧。
这个周五十分疯狂。
由于一些老师和校方工作人员吸入了球鞋中的不明气体不省人事,于是处理这件疯狂闹剧的重任,交到了学生会……会长手里。
对,就是那个傲娇的粗眉毛英/国人传说中的厨房杀手貌似还会魔法的亚瑟柯克兰。
现在他一定忙得不可开交吧。试想一下,你需要急速穿过走廊,一边制止撕校服的同学,一边屏住呼吸以免吸入不明气体,还得注意躲避四周飞来的球鞋,同时要清理已经铺满走廊的卷子碎片——
想想就让人难受。
唉,可怜的会长。看啊,我们的会长是多么有责任心,他和自己的那些好朋友们围成一个圈坐在地上,一手拿着装有几个纸条的盒子。正在让大家随意抽取,还满脸通红地说“我是被阿尔弗雷德逼迫的,才不是自己想玩”,一边低下头把垫在下面的卷子碎片和校服布条整了整,不愧是我们的会长啊。
……
屁啊!赶快去收拾学校啊!
……好吧,他是听不见旁白的声音的。
那让我们捧一杯咖啡,把事情看到结尾吧。
亚瑟刚刚把写着编号和“king”的纸条发下去,还没有说开始,就被阿尔弗雷德的笑声吓了一跳。“哈哈哈哈!这次的king是hero我哦!”直接无视掉亚瑟怨恨的目光,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口汉堡,继续说:“好吧,大家把纸条展开!”除了阿尔弗雷德的所有人都展开纸条,没有一个是国王牌。“哈哈哈hero真是厉害啊!那么,6号公主抱2号!”
“阿尔弗雷德你找死阿鲁!”王耀气得跳了起来,瞪着满脸傻x笑容的阿尔弗雷德。“这胖子有时候也有点用处嘛……小耀你是2号对吧?露西亚是6号呢~”伊万微笑着站起身,缓缓走向王耀。“嘿~我抱~”然后直接抱起了他,一点都没犹豫。
“北极熊别着急,hero没说完呢!”阿尔弗雷德笑着对伊万说,意味深长地看了王耀一眼,开口了:
“2号把一楼的卷子碎片全都捡干净。”
“阿尔弗雷德我x你妈x你x全家唔唔唔!”王耀的抗议被伊万的手堵了回去。“死胖子你想欺负小耀嘛?”“不不不hero怎么会呢,王耀只是朋友而已……而且北极熊和王耀,你们玩不起吗?啧啧……哈哈哈真是一点都不hero啊!”阿尔弗雷德低下头,眼镜映着灯光,隐藏了他的眼神。
“而且,hero的目标只有一个……”
“算了万尼亚,这家伙太阴了。”王耀没办法了。“走吧。”于是,王耀被伊万抱着捡完了一楼的卷子碎片。他们回来之后,脸上的表情美得没人敢看。
“那么继续吧。”亚瑟回收了大家的纸条,打乱之后重新发了下去。
“大家都有了吗?那么1,2,国王——”“啊哈哈又是本hero!”阿尔弗雷德的笑声又一次出现。这次他连让亚瑟露出仇恨目光的机会都没给。“大家把纸条展开!亚瑟你看嘛!没有一个是国王牌嘛!那只能是hero我咯!”阿尔弗雷德有些得意地看向亚瑟。接着又说:“请3号捂住耳朵,直到游戏结束为止!”“为什么啊?阿尔弗雷德你搞什么!”“啊,3号是亚瑟啊。哈哈,快听hero的话!”“才不呢!你这家伙到底……喂!放开!”
“既然亚瑟自己不干,那hero来帮你吧!”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捂住了亚瑟的耳朵。他的手上还带着几丝温暖,让亚瑟的思维停滞了一秒。回过神来,已经处于无声的环境里。
“好啦,继续吧!大家把纸条放进这个盒子里!”阿尔弗雷德说。亚瑟看大家都放了回来,又将纸条打乱了顺序。每个人都拿了一张。亚瑟顺便也拿了一张放在阿尔弗雷德的兜里。
“1,2,3,展开纸条!”亚瑟说,然后环视四周——都是数字牌!他又在阿尔弗雷德看不到的地方看了看自己的牌,一个大大的“9”赫然出现在上面。
阿尔弗雷德又是国王。
要不是现在被他控制着头,亚瑟早就转过头抽他一巴掌了。
这小子能别这么好运吗!
亚瑟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他的嘴唇在动,但却不知道在说什么。一旁的安东尼奥愣了一下,下巴差点掉下来。之后他们又说了几句话,安东尼奥垂头丧气地走了。过了好久才回来。他对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亚瑟好像隐约辨认出“吸尘器”,“行不行”,“布条”一类的单词。
下一轮又开始了。完全没有悬念,阿尔弗雷德又是国王。这次愣的人是弗朗西斯。那表情就像吃了刚从土里挖出来的蚯蚓一样。他们又在交谈。亚瑟已经对无声的世界感到厌烦了。弗朗西斯的表情突然变了,好像去赴死一样,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过了好久才回来,脸色发绿,好像中毒了一样。
下一轮依旧开始了。亚瑟给自己和阿尔弗雷德抽了两张。除了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没有展开外,其他人都是数字牌。亚瑟看了看纸条背面透出的笔迹。是数字。
阿尔弗雷德还是国王!
亚瑟刚要发怒,阿尔弗雷德却拿开了捂住亚瑟耳朵的手。声音一下子涌了进来。
“看来hero又是国王呢!”阿尔弗雷德一笑。“那么……”
“国王对5号有什么想说的话,说出来。5号必须服从。”
周围人的呼吸声好像变大了。连心跳声都能听见。
阿尔弗雷德要干什么?5号是谁?
亚瑟向周围扫视了一圈,没有5号。
他颤抖着打开纸条,看到上面的数字后,打了个冷颤。身边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脸上的微笑依旧还在。
“国王想对5号说——”
“亚瑟,和我交往吧。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哦。”
……
这就是校草和学生会长在一起的故事。啊,我知道你问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一直都是国王,他让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干了什么,而且会知道亚瑟的数字牌号码。
实际上,那个盒子里没有国王牌。
楼梯上散落的卷子碎片,布条和鞋分别被王耀,安东尼奥,弗朗西斯清理干净了。顺带一提,阿尔弗雷德是以“输不起罗维诺不会再理你了”为理由逼迫安东尼奥的。也是,这么大的工作量,阿尔弗雷德怎么会让亚瑟自己完成呢。当然,也不会把真相告诉他就是了。
关于第三个问题,据阿尔弗雷德所说,是因为直觉。也许这的是上天的安排也说不定呢。
嘘!妖精小姐,我知道是你告诉他的!你笑得太大声了!


==================
一直很想尝试的国王游戏……今天终于实现了……困死了困死了……深夜码文啊……

咖啡馆三十题——19.包场的Party

现在是周五晚上8:46分。还有14分钟,咖啡馆就要打烊了。按平常来说,店里的顾客应该寥寥无几才对。等时间一到,亚瑟或是菊就会上楼去,十分客气地告诉顾客要打烊了。等顾客们走后,他们就会收拾起桌上的咖啡杯,放到堆满泡沫的水槽里清洗。同时,阿尔弗雷德也会把冷柜里的食物拿出来存放好。餐具清洗完毕后,亚瑟会和往常一样拔掉水槽的塞子,看着一堆泡沫和浅白色的水旋转着流入排水口。等一切就绪后,亚瑟会走到店门口,把门口挂着的牌子翻过来。用马克笔书写的花体英文字“close”代替了原来的“open”。这一步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某个神圣的仪式一样。
然后店员们收拾东西,回家。亚瑟回到他的房间洗漱,睡觉。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但请注意关键词“按平常来说”。
那么不按平常来说是怎么样的呢?
“小亚瑟,哥哥我想借你的咖啡馆一用。”
哦真糟糕,今天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张欠揍的脸。亚瑟这么想着,拳头开始蓄力。弗朗西斯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急忙说道:“啊小亚瑟别着急,其实哥哥我就是想办个Party,招待一下美女……和朋友们!”好险,小亚瑟已经把拳头举起来了,哥哥我真是反应敏捷啊。
“这种事情怎么不去找酒吧?相比之下我的咖啡馆应该不是什么能开party的地方吧?”亚瑟不耐烦地盯着弗朗西斯。“酒吧租金太贵了,在你这儿或许有个友情价什么的?”弗朗西斯用期待的眼光看着亚瑟。果不其然,亚瑟嘴角突然扯出了一抹坏笑:“友情价?你的话当然是翻倍了!”“小亚瑟你不能这么狠……那么,你的答复?”弗朗西斯最后问道。“……好吧,我接了。”比想象中要果断嘛。
“小亚瑟你是为了小阿尔想要的游戏机?”“……三秒之内滚出我的店,不然我揍扁你。”“小亚瑟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呢,那么哥哥我会把钱打给你的。啊对了,那个游戏机可能快卖光了你要赶紧……哥哥我这就走!小亚瑟别激动!把拳头放下!”
现在是周五晚上8:46分。还有14分钟,咖啡馆就要打烊了。但是店里依旧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是的,这就是弗朗西斯举办的party。
不得不说,弗朗西斯的确是个社交达人。亚瑟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一会儿工作量可能会大一些,先去休息吧。这么想着的亚瑟为自己泡了一杯红茶,走到没人的角落里默默地望着欢乐的人群,时不时端起红茶喝一口。
“嘿亚瑟!”阿尔弗雷德的呼唤声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亚瑟你在发什么呆啊?”阿尔弗雷德手里握着一杯大杯的Americáno,正站在他旁边。“没什么。我不喜欢太吵闹的地方而已。”亚瑟说到。“哈,亚瑟你得多融入融入群体嘛。这样下去会寂寞的。”“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怎么会寂寞。”“嘿嘿。”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也像亚瑟一样看着人群,没再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亚瑟突然开口了。“你寂寞过吗?”
这个问题让阿尔弗雷德一愣。从很早开始,自己就能自然地和许多人搞好关系,哪怕是陌生人,和自己相处一分钟后也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样一来,阿尔弗雷德在朋友中的人气自然就高了。
“Hero不会寂寞的!”回答亚瑟的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哼,是吗……小鬼就是小鬼啊。说起来,你还真是对社交很在行呐,有那么多人在背后支持你……”亚瑟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社交,不能融入什么圈子里,到头来朋友也没有几个……哈,也难怪嘛,我也从来没接触过那么多的人。开咖啡馆招待客人恐怕就是极限了吧。”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亚瑟又喝了口茶。茶杯中淡红色的液体倒映着灯光,随着液体的流动而变成一个个颤动的光点。
啊,少见的坦率呢。
“这样的话,那我教你好了。”亚瑟转过头疑惑地盯着面前的人。“如果亚瑟不擅长社交的话,那么Hero来帮你吧。亚瑟孤单的话会很麻烦啊……”“喂你说谁麻烦啊!”
自动过滤了对方反驳的话,阿尔弗雷德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举起拿在手里的咖啡杯:“那么就从干杯开始学起吧!”
亚瑟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切,小鬼。”
他轻轻拿起茶杯,用边缘在阿尔弗雷德的杯子上碰了一下。
“Cheers.”

END


嗯总之又是深夜码文啊整个人有点不好……这篇就是社交废的店长英和店员米的故事啦,希望大家喜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