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速度松 おそチョロ 金主x除妖师

速度松  金主x除妖师paro
   by.米字旗

   “您好,我是除妖师松野チョロ松。虽然很突然,但是有些情况需要向您说明。”

    おそ松看着站在门口一脸认真的青年,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清早敲自己家的门,一开始以为是推销商品的所以没理,但敲门的人带着令人害怕的耐心和毅力。

    于是おそ松先生艰难地爬下床,顶着一头乱毛开了门。

    接着一开始的那句话就向他砸过来。

    见おそ松没反应,青年除妖师チョロ松又开口:

    “您好,我是——”

    “你等一会儿……”

    “好的。”

    おそ松揉揉头上的毛。下一秒チョロ松视线里的人直接变成了一块门板,伴随着很大的声响。

    “松野おそ松先生?您怎么了?松野おそ松先生?”

    有着惊人毅力和耐心的チョロ松用力拍着门。

    おそ松觉得如果再去睡一觉,他可能还有救。

    


    终于,おそ松把在门口等了很久很久的チョロ松请进了家。

    桌上的热茶飘着丝丝白烟。

    “除妖师啊……”

    おそ松看着名片上几行端正的字。

    姓氏是松野。和自己一样。

    “你是不是什么邪教来的?”

    “我不是邪教!我是正牌除妖师!”在门口呆了一天的チョロ松已经耗完了大部分耐性。

    “除妖师到我家来干嘛?不应该去坟场转悠吗?”

    “坟场也不都是需要我们清除的灵体!”

    妈的客户。

    要不是这一带是我的管辖区域,我绝对看着你被怪物咬掉半个脑袋还在一边拍手。

   “我来您这里是因为您的住所这一带出现了大量怪化灵体——您可以称之为怪物——他们随时会威胁到您的人身安全。同时这一带也是我的管辖区域,所以我决定保护您这样的群众。”

    “哦——”

    去你妈的尊敬和客户。チョロ松脑海里闪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前面这个透出一股废物气息的家伙下一句再是废话,那就当着他的面把他家拆了。

    “那——你来保护我,我需要做点什么?”

    ……

    “如果您能让我寄宿在这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在敲门之前,チョロ松观察了他的新客户的房子。

    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人是个该死的土豪。

    这房子的大小让チョロ松觉得自己的出租屋简直就是个屁。

    而且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连佣人都不请,这是在变相炫富吗。

    “哎——让陌生人住进自己家?妈妈说不能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很好,现在チョロ松决定不在一边拍手了,直接把眼前这个人的另一半脑袋扔进街角的垃圾回收站吧。

    “您已经放陌生人进来了。”
    
    “哦——”おそ松拖长了声音。

    “那么您想好答复了吗?”

    “可以啊。”

    “……什么?”

    “你可以住在我家啊。”

    ……

    真不按套路来。

    “十分感谢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那么从明天起,我就会住进您家。”

    おそ松点点头。
    
    “那么我就告辞了。明天一早九点钟来拜访您。”チョロ松起身。

    “等等。”おそ松叫住了他。チョロ松抬起头。

    おそ松指了指桌上的茶。
 
    “你茶还没喝。别浪费了。”

    “……”

    チョロ松拿起桌上的杯子,把里面有些凉掉的茶一口气喝完。

    “谢谢招待。”

    “嗯,慢走不送——”坐在桌旁摆手的人脸上挂着傻笑。

    チョロ松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心里想着为什么没有向同事一松学学如何诅咒。





   

    第二天九点,おそ松家的门准时被敲响。拉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带着简单行李的チョロ松。

    但迎接チョロ松的是穿着睡衣的おそ松。

    “……家里来客人您都不知道换身衣服的吗。”

    “啊?没关系,一会儿你进屋了我还接着睡……”おそ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チョロ松突然醒悟,原来这个人不是生活习惯有问题,他只是连生活习惯都没有而已。

    “嗯……我先带你去客房……”おそ松伸着懒腰向屋内走去。

  经过走廊的时候,房子里的灵感强度让チョロ松吃了一惊。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一只怪化灵体从墙里蹦出来。

  “喏,你就住这间。”おそ松打开一扇房门。房间的布置并没有チョロ松想象中那么奢侈,只有一张床,床头柜,还有衣橱和卫生间。
   
  “哈——我回去睡了……房子你可以随处转转,不打扰到我就好。”おそ松又打了个哈欠,转身出了门。

  チョロ松叹了一口气,倚在窗户边上。窗外是おそ松家的后院。

  ……这他妈是后院吗这明明是个原始丛林。

  这房子自从建起来以后真的有好好修整过吗?
    
  如果让人带一队小孩,整整齐齐排一列,绕这儿走一圈,回去绝对能写一整套《おそ松先生家后院历险记》出来。

  不请园丁就是这个结果。傻逼了吧?

  チョロ松考虑要不要说服おそ松请个园丁,突然想起自己的某个同事在园艺还算精通。但绝对不能找他,チョロ松想,没有人会愿意在自己的后院里把矢车菊、小丁香一类的花摆成自己头像的样子。在桃花树上装饰彩灯也行,但彩灯最后整的开关一打开,院子成了迪厅,这就有点不合适了。

  不过再怎么说,也比这座原始森林好。

  チョロ松叹了一口不知是第几次的气。

  下一秒这座原始森林塌了四分之一。

  怪化灵体?!为什么这么快?チョロ松迅速打开窗户翻出去,院子里的草齐到他的小腿。几乎变成空地的那块地方上站立着一只庞然大物。

  怪物看到チョロ松,立刻发起攻击。紫色的光球瞄准了チョロ松,他一个闪身躲开,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一把扇子。绿色的扇面上印着一只粉色的猫头图案。这把扇子之前还颇得一松青睐,差点拿自己的镰刀和他换。虽然チョロ松一直觉得镰刀更帅,但自从拿到喵酱限量版除妖扇后,他突然获得了人生的大彻大悟。

  喵酱就是世界的真理。

  扯远了。チョロ松拿着这把小小的扇子面对着怪化灵体,就像他的出租屋建在了おそ松的房子边上一样。

  但是チョロ松飞速念动咒文,扇子在一片光芒之下变得巨大,原先小小的扇把现在像是电线杆。怪化灵体打过来的光球全都被チョロ松接了扇面上。
  
  怪化灵体停止了攻击。也许是在充能。チョロ松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举起扇子,用力一挥——

  怪化灵体在风中消失,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几棵根不稳的树和一大堆树叶。

  チョロ松刚把扇子收回来,就听见旁边传来一阵掌声。
  
  “哇哦——チョロ松你超厉害的嘛!”おそ松的头从旁边的窗户里探出来。“松野先生……”チョロ松差点都忘了还有这家伙在。

  “啊说到这个,你别再叫我松野先生了吧?咱俩一个姓你叫起来不别扭吗?叫我おそ松就行。”

  我他妈也不愿意这么叫啊,要不是协会的要求我一定叫你松野小王八蛋。

  “好的,おそ松先生。”

  “哈,チョロ松真是冷淡啊。”おそ松笑了笑,也从窗户里翻了出来。

  “啊,有一件事忘记说了。”チョロ松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卷成筒状,用绳子固定好的纸和一支笔,“这是雇佣协议,请您仔细阅读条款之后再签……”“チョロ松你的袖子是*啦A梦的口袋吗里面能放这么多东西?”“请先听我说完。”おそ松感觉到凶狠的目光扫到自己身上,知趣地闭了嘴。

  “请您仔细阅读条款之后再签上您的名字。您所在区域恢复安全之后,雇佣关系会自动解除。如果想要中途解除,需要通过协会最高层人员的批准。所以一定要慎……”“好了我签完了!”“你听我把话说完啊!而且你有没有好好看条款啊?”“哎还有这么多条款啊?”“你根本什么都没看吧!”

  他妈的。有没有一种方式是雇主死亡啊?

  チョロ松放弃了忍耐。他一把抢过おそ松手里的笔和纸,重新把纸卷好放回袖子里。“我回去歇一会儿。”妈的真不想看见这个智障了啊。

  “チョロ松——”在チョロ松听起来不亚于深夜电钻声的喊声又响起来。“还有什么事吗。”“你走错地方了哎!你的房间在我隔壁啊!”

  “……多谢提醒。”チョロ松在他心目中最大的智障智障般的注目下心里想着MDZZ又爬进了屋里,关窗户前还不忘用关切智障的眼神看了智障一眼。智障正在尝试爬进他自己的屋里,结果膝盖磕到窗框疼的在地上翻滚。

  妈的智障。


  おそ松捂着膝盖躺在地上,看到旁边的窗户被拉上了窗帘。在他感叹世态炎凉之前,窗帘缝里伸出来一只手,打开窗户,扔出一个小罐子,又关上了窗户。

  おそ松拿起罐子,是治跌打肿痛的药膏。

  他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仰望天空。

  チョロ松真他妈的太可爱了。世界最高。

  

  
  チョロ松自从搬进宅子,心里就有一个疑问。

  一个仆人都没请,这个人的三餐都是怎么解决的?

  说真的,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

  おそ松邀请他共进午餐的时候,チョロ松心里有一些期待。

  “哦对了,チョロ松你会做饭吗?”

  “……你不是邀请我一起吃午餐吗。”

  “是啊,可是我不会做饭啊?”

  “那你平常都是怎么生活的啊?”

  “到别人家去蹭饭或者吃泡面?”

  “你那么有钱倒是去外面吃啊?!“

  “哎——钱财来之不易,妈妈说不能乱花钱。”

  ……怎么不饿死你。

  “你不会做饭还不到外面去吃为什么还要邀请我啊?!”

  “因为你一看就是会做饭的样子啊?”

  “你是怎么看出我会做饭的?”

  “……难道チョロ松你不会做饭吗?”

  “不会。”

  ……

  
  チョロ松看着纸碗里蒸腾的热气,又看看一旁吃的正欢的おそ松,突然有点想哭。
  
  下午チョロ松选择在自己的房里看书,おそ松不知道出门去干什么。直到傍晚他才拎着几个袋子回来,里面装着各种口味的泡面。チョロ松当机立断脱口而出“我晚饭不吃了”,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拿出喵酱见面会的DVD补充了精神能量。这期间某个智障并没有来打扰自己。以为自己能得到片刻的宁静的チョロ松洗完澡继续去看书,可是书还没翻几页,就有某位大龄儿童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和他说他睡不着,要他陪着。

   “おそ松先生,你多大了?你平常也是这样需要别人陪着睡的吗?”

  “不是啊,平常家里又没人,怎么会找人陪着我呢。”

  チョロ松突然感觉自己成了坏人。

  “我保证不会打扰你撸的!轻喜撸斯基!”チョロ松还没想好怎么骂他,大龄儿童就已经跳上了他的床,用他的被子蒙住头。

  “哎你是什么毛病——”チョロ松用力掀开被子无果之后开始捶打被子里的那一团。

  “好疼啊チョロ松!!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客户呢!好疼!チョロ松你听我解释!”
 
  おそ松掀开被子,控诉似的看向チョロ松。

  “每天我的房间里都好像有人盯着我……我很害怕啊……”

  完了,チョロ松想,这次自己真成坏人了。

  “……那你先呆着,我去你房间好吧?”

  おそ松用力点点头。

  チョロ松来到隔壁的房间。恐怕是几只怪化灵体潜伏在おそ松的房间里吧?不过这么久了,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难道真的是因为太蠢了?

  一进门,チョロ松就后悔了。

  哪是“几只”怪化灵体,金光闪闪弥漫着土豪气息的房间墙上全都是一只只眼睛,瞪着从门口进来的自己。

  チョロ松掏出扇子,念动咒文,考虑到是室内的问题,扇子并没有变得像上午那么大。

  然后チョロ松一扇子糊在了墙上。再把扇子拿起来,眼睛已经消失了。

  就这么反复几次,像拍蚊子一样的除妖结束了。

  チョロ松收起扇子,拿出几张符纸贴在墙上,准备回房,临走前还不忘对着おそ松房间里的红木柜子上踹了几脚。

  等他回去,他发现某大龄儿童已经睡着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刚贴完符纸的地方是不能直接呆人的。

  客厅也处于保险起见被自己贴上了符纸。

  现在是晚上,院子很可能出现等级很高的怪化灵体。

  所有的卧房除了自己和おそ松的房间都是上了锁的。

  チョロ松把目光投向了睡在自己床上的智障。

  自己带来的被褥只有一套,おそ松正在用。

  操你妈。苍天饶过谁都没饶过チョロ松。

  而该死的,这个智障只占了床的一半。另一半好想故意留给自己一样。

  チョロ松知道自己不能不睡。明天还要除妖。

  怎么办。

  

  チョロ松坐在床沿,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把自己塞了进去。确定身边的人好像没什么动静之后,他伸手按灭了台灯的开关。

  一片黑暗之中,原本后背冲着チョロ松的人突然回过身,从后面抱住了他。

  チョロ松能听到,也能感觉到他均匀的呼吸。

  …………!

  チョロ松费力的把试图瘫在自己身上的人扒开。回过身打算继续睡觉。后面又有人抱了上来,还打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噜。

  おそ松再一次把那人扒开,下床掏出行李箱,摸黑从里面掏出一根绳子和一块布,再把行李箱放回原位。

  他不信除妖师还治不住一个智障。

  于是他把智障绑的结结实实,还用布塞住了他的嘴,重新躺回去。

  再睡着的前一秒,チョロ松还在想,他可能再也遇不到什么好事了。

  


  第二天最先醒来的是チョロ松。当他发现智障还是瘫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拼命把身上的人甩下来。智障掉在地上发出有些沉闷的声响,也成功叫醒了他。

  “干什么啊チョロ松!!好疼啊!!”

  “你你你你不是???呃??什么??怎么回事??”チョロ松指着地上散落的绳子和布,觉得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冲击。

  “チョロ松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おそ松打了个哈欠,“这么一下我也睡不着了,还是一会儿出门去赌马吧……”

  房间里只剩下愣着的チョロ松。
  
  开玩笑的吧……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接下来的几天,チョロ松发现おそ松的日常生活很丰富。

  包括睡懒觉、赌马、蹭饭、打小钢珠等一系列要么虚度人生要么挥霍钱财的活动。

  他甚至还拽着自己去进行这些活动。

  正是饭点,おそ松带着自己敲开一扇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婆婆。她看到おそ松和チョロ松,很热情地邀请他们进屋和她一起吃饭,不顾チョロ松的一再拒绝。

  “你的良心呢?!到孤寡老人的家里蹭饭?!你是人渣吗?!”趁老婆婆进屋里盛饭的功夫,チョロ松拽着おそ松的领子吼道。

  “啊……算是吧。”おそ松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微笑。

  要不是这时候老婆婆进来了,チョロ松那一拳绝对会打在おそ松脸上。

  出于不好意思,チョロ松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おそ松在一旁胡吃海塞。

  等おそ松吃完了,チョロ松拽着他就要告辞。出门之前,チョロ松看到おそ松把几张纸塞进了柜子旁边的存钱罐里。

  那是几张大面值的纸币。

  チョロ松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相比不是坏人,而是混蛋。

  看着一旁傻笑的おそ松,チョロ松突然觉得这家伙还是有一个优点的。

  这个想法截止到おそ松摸了他钱包去打小钢珠,然后全输光了被他揍了一顿的时候。

  

  又过了一段时间,チョロ松终于看清了自己的雇主,松野おそ松人渣的本质。自己从除妖师协会领取的补贴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就只有一半了。另一半经过了おそ松的手就像刚发售的喵酱CD一样,瞬间消失。最后おそ松拿着自己空空的工资袋回来冲自己傻笑的时候,チョロ松把泡面扣在了他脸上。

  这个人渣不管不行。

  但チョロ松发现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说这个的资格。借用一松的一句话:“人渣身边的人基本都是人渣。有我这个不可燃的垃圾同事在协会里存在,チョロ松你也逃不过去。”

  チョロ松工资袋里的另一半是给了喵酱的,他坚信即使他已经伤痕累累,这钱依然是花在了刀刃上。

  不过和おそ松比起来,他觉得自己正常多了。

  

  直到这种日子持续了半年之后。


  チョロ松发誓他这一生真的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除了参加喵酱握手会的时候用扇子把前排的人扇飞之外。

  但是苍天饶过谁?

  おそ松家里出现了一只怪化灵体,这只真的比之前都要强,おそ松家后院都快变成平地了。
  
  更不幸的是,后院的主人就在场。

  把おそ松挡在自己身后的チョロ松丢出几张符纸,念动咒文,符纸变成一把把利剑朝着怪化灵体飞过去。可剑尖根本刺不进它的皮肤里。明显被激怒的怪化灵体从嘴里吐出火球,差点烧到チョロ松的衣角和他身后的おそ松。チョロ松的扇子此刻更是不起作用,扇了几下怪化灵体纹丝不动。

  チョロ松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又掏出一张符纸,念了几句咒文,符纸剧烈地燃烧起来。紧接着他扇动扇子,风助火势,火苗向怪化灵体扑过去。确实是起作用了,但只是烧穿了一部分它的外甲而已。

  当怪化灵体吐出火球,チョロ松用扇子抵挡,结果扇子被烧穿了一个洞的时候,チョロ松终于知道了:

  完了。他要死了。

  おそ松也要死了。

  为保护一个智障而死,这都是什么死法啊。

  很可惜チョロ松从四岁开始就不相信奇迹了。

  除非他身后的那个智障突然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说一句“谢了,チョロ松”(CV.樱井孝宏)然后一跃而起,以气死牛顿的架势在空中漂浮,把腰间挂着的小口袋摘下来,念出怎么听怎么耳熟的咒文,口袋越变越大。最后口袋的主人以一种非常奇异的姿态把袋口转向怪化灵体。怪化灵体吐出的火球全部都被吸进了口袋里。举着口袋的人再次念动咒文,袋口出现了极大的漩涡,强大的吸力把离它最近的怪化灵体吸了进去,最后口袋变回原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チョロ松愣愣地看着之前还吵着要跟自己睡觉的智障以一种极其帅气的姿势落到地面,像英雄动漫里的男主角一样向自己伸出一只手,缓缓开口:“没事吧,チョロ松?”(CV.樱井孝宏)自己默默地从地上站起来,然后拽着他的领子死命摇晃起来:

  “我操你妈おそ松你给我解释清楚!!!”

  “等!等一下!啊!チョロ松!你听我……啊!别摇了!”

  チョロ松放开他的时候他还有半口气。但没等他把气喘匀,就感受到チョロ松正在用目光一遍一遍地杀死自己。

  おそ松决定这个时候还是人渣一点比较好。于是他换上了一幅可怜巴巴的表情。

  “チョロ松,我确实一直都瞒着你,我也是除妖师。一年前我去协会里,对你一见钟情,于是想了这种卑鄙的方法来接近你!我对不起你呜哇啊啊啊啊——”
 
  “你他妈的!!我立刻就给协会高层写信和你解除雇佣关系!什、什么一见钟……”チョロ松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红着脸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おそ松刚想说话就又被提着领子像抖衣服一样被チョロ松摇个不停。

  从おそ松身上掉下了一个闪着光的,金色的东西。

  チョロ松放开已经半死不活的おそ松,捡起那个东西。





  那是个徽章,上面写着:

  【除妖师协会主席  松野おそ松】

  

   

  END.

评论(2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