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

TRASH NO CANDY.

【山花】记一次新戏杀青

  找回感觉就顺畅多了。
 
 

  魏大勋总算是把自己从手机里拔出来,平视前方的镜子。
  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粉刷在脸上来回滑动,弄的他很痒。化妆师发现他看向镜子,挑起话头。
  “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啊?昨天晚上没睡好?”
  “你咋知道的?有黑眼圈?”
  “那是。又得多扑点儿粉。”
  魏大勋附和着笑了几声,又低头看手机。身旁站个化妆师让他不太有安全感。可他现在真的不想说话。
  他打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某款游戏——就刚下那会儿注册了个账号,除此之外再没碰过的那种。似乎是跟赞助商吃饭时候下的吧。游戏开发公司一看就很社会的老总姗姗来迟。白费了这么一桌子好菜,他想,锅包肉得趁热吃。
  何老师起身去迎接,他也跟着站起来。那老总顶着油光锃亮的脑袋顶跟何老师握手,弯腰的弧度夸张到像是要人工检测地毯芳香剂的质量。
  然后老总转向自己。魏大勋用余光看见何老师在活动右手的指关节。那得是多大的劲儿啊,他想,简直是要把自己的命都捏进去。
  但魏大勋一点儿都不担心。
  “这是魏大勋,演员,特好一孩子。”何老师用眼神示意自己打招呼。
  接下来的事儿对魏大勋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对方刚刚眼里喷发的热情立刻跟被灭火器喷了一样,转眼消失。老总的手掌在魏大勋手心里接触了半秒不到就松开,“哦哦久仰久仰,我看过您演的戏!将来有机会合作啊!”灭火的同时顺带着糊了魏大勋一脸干粉。
  真他妈没意思。魏大勋也纯良地笑了,说谢谢您啊。

  魏大勋不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他也想说啥说啥,但有些话在心里说,有些话在面儿上说。他也不算是交往奇才,但你跟他多聊几句就挺想欺负欺负他,他也照样给你砌一级台阶。他把这个归功于个人魅力。
  简单来说就是他啥都明白。
  看着好懂又不好懂,这种人其实也有可怕之处。
  刚开始那会儿瞧不起他的人多的是。别人看他的眼神就像在说“啧啧又是一个娱乐圈的牺牲品”,但却完全是看笑话的心态。怎么样,魏大勋心说,哥哥我现在火起来啦。
于是他们对他的态度又变了。现如今他发现自己才刚开始体会到作为娱乐圈之人的身不由己。他的手有时候也能被握的很疼。
  不能走心,魏大勋对自己说,然后拼命克制住了糊对方一脸干粉的冲动。

  其实玩个游戏,魏大勋并没想那么多。本来就是为了避免交谈。但看着游戏里屎一样的建模他觉得有点儿尴尬。初始英雄是个美少女,出于某些不可抗的原因,美少女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坡度的变化。
  你给她个啤酒肚都比这能看啊,魏大勋想着,退出去把游戏删了。
  “听说小白今天得晚点儿来。正好赶上交通管制了。”化妆师很明显是个健谈的人。这回连低头看手机都不管用了。魏大勋借涂眼线的机会使劲翻了个白眼。
  小白白敬亭。亭好看。

魏大勋明明明白白白不喜欢他,他还是想黏上去待会儿。
白敬亭和他们都不一样。
白敬亭看人的时候眼睛里没有那种热情的火。你跟他说话他看你,那感觉有点儿像吃薄荷糖。没多甜,很凉。你一点儿一点儿含着等它化,它又迟迟化不掉。魏大勋把一整盒薄荷糖倒进手里,掰开了揉碎了碾成末全都塞进嘴巴,就为了找那可怜的一点儿甜味。
从始至终白敬亭像个小木头,不管你是什么人,他都您您您的,说话也都特别客气,眼神也从来不变。不知道是不是北京人的特性,怎么就说话这么让人舒坦呢。
魏大勋心里有个名单。他把他脑子里记着的所有人排好队。“聊的上来的”刷掉一拨,“值得信任的”刷掉一拨,“比较有好感的”刷掉一拨,以此类推。
最后“不是白敬亭”刷掉所有人。
魏大勋爸爸跟他说过,世界上有三种人是得藏到心窝子里的。父母,恩师,媳妇儿。就连最好的兄弟都得往下放一放。
  啥时候小白直接跳了级?魏大勋不记得。

“ok。”化妆师这句话实在是过于悦耳动听。魏大勋说声谢谢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化妆间。
导演说离白敬亭到达片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各组都先再检查一下。魏大勋瘫在休息室里翻剧本。
  老天爷遂了他的愿,这次终于让他演了个大反派。哥穿黑西服真他妈好看。如果可以的话魏大勋想多照几张发微博。
  白敬亭演的是男主。大反派要搞掉男主的公司,所以就先从女主入手,通过抢女人的方式以爱情为突破口击垮他。
其实魏大勋觉得这反派脑回路挺清奇,男主没上套是理所当然。如果换做是他要跟人抢事业,那一定得耍耍心机。比如说先给对方营造一种安逸的错觉,慢慢挖空内部,最后再当面咣叽给他一巴掌说傻逼了吧其实老子是来搞你的,最后得意洋洋拿走胜利果实。
魏大勋曾经跟白敬亭说过这种想法,还给它取名为“温水煮青蛙,迎面一榔头”。白敬亭看都不看他一眼,说神tm青蛙。蛤蟆还差不多。哎我靠不对我好像是内青蛙。卧槽魏大勋你他妈给我回来!
魏大勋的爱憋屈到不行。他为自己能让白敬亭展露出沙雕的一面感到自豪。你看我能把他那层精明给扒下来,我可真他妈是个英雄。然而背地里他就是个褴褛的乞丐,吃了上顿没下顿,把人家的一枚硬币放在手里宝贝似的捂着,甚至没有尊严。

  魏大勋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走神走了五分钟。
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那些把爱情当主业,一天到晚想着怎么谈恋爱的人。但心眼儿外头的那些骨血又都羡慕的不行。
因为暗恋可太苦啦。你想着就想哭,哭着哭着就想笑。魏大勋的脑子没那么多歪七扭八的分岔路口,于是他直接走到了笑的那一步。一想起小白他就笑,一看见小白他就笑。
这样是不是反而很矫情?魏大勋被自己逗笑了。

  剧本翻了几遍愣是没看进去。短短两页台词早就嵌进脑子里了。魏大勋翻了一页,又翻了一页。在想往后翻,下一页就是封底。魏大勋跟个老年人似的想,时间过得真快啊。人生不就是一场戏吗,转眼就杀青了。我靠这话谁说的真恶心。 
  他把剧本摊开放在腿上,装作在认真钻研的样子,其实脑子都不知道游荡到哪儿去了。
  人一闲下来就会开始想事儿。就像晚上睡觉,你一闭眼睛准会开始回忆还有什么事儿没干,或是之前的糗事,越想越觉得浑身难受。
目前的魏大勋最不想回忆的是前一天晚上跟白敬亭发微信的事儿。
  原本真的只是在谈剧本。
“你说我演这个人,怎么撩妹就那么成功呢。你看几乎整部剧男主都在追女主。我一出现没几集,就快把女主抢跑了。”
“……你没事儿考虑这个干什么。”
“女主定力还挺强。有我这么一个成功的男人她都对你痴心不改的。”
“你厉害。”
“但女主明明喜欢你还死不承认。非要拖四十多集。干嘛不说呢?”
“她说了还有你什么事儿啊。”
“哎你说的也对。”
“才知道啊。”
“哈哈哈哈。”
“笑出猪叫。”
“我靠你行。”
然后两人半天没再聊。

过了一会儿魏大勋又开始了。
“男主是真的执着。真感人。”
“那是。所以得由我演。”
“你也执着?你不现在没有什么目标吗?”
魏大勋发誓,他真没别的意思。他下一句马上要发“还是说你要执着的走向单身汉的道路”,可白敬亭没给他这个机会。他怀疑白敬亭平时打字的速度都是装出来的,打出那句话时拿出了带队友上分的速度。魏大勋刚打出半句,白敬亭说:
“那可不一定。”

魏大勋当即脑子就停止运转了。好像回到高中,老师明明是抬着头看他,可他觉得老师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只臭虫。“不长脑子光长肉吧你,以后能考上什么大学?新概念今天背完十课单词再走。”
  妈呀,魏大勋想,你还不如直接一刀砍了我。以前他不知在哪本书上看过,人生最痛快之事莫过于砍头,痛不痛?快不快?但等他的头真的被白敬亭不带一点儿犹豫地砍下来了他却觉得太疼了太疼了而且是漫长的那种疼。
  他发了个“???”过去,对面没回。魏大勋整晚躺在床上瞪大眼睛想要从一片黑暗中看清墙纸的颜色。凌晨三点多身体强迫他睡了一会儿。栽进梦里的那一刻魏大勋想,白敬亭你这是想搞死我啊。

  “想啥呢你?”有人推他。他把眼睛重新聚焦看到的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刽子手。他噌一下站起来,眼冒金星。
  刽子手看他回神儿,也就没再干什么,说了句“我化妆去了啊一会儿到导演那儿找我”就走了。

  魏大勋很想洗把脸,可是脸上有有妆不能动。于是他就要掐自己。可身上的西服不能有皱褶。于是他就走到化妆间去,靠在门口看化妆师给白敬亭化妆。
  白敬亭是适合好好打扮的人。
  魏大勋一方面觉得他好看,一方面又有点儿不敢看他。就在他决定移开目光的前一秒,原本低头玩手机的白敬亭突然说你看啥呢你。
  看你好看不成啊。魏大勋笑了。这是实话。我不骗他。
  什么毛病啊。白敬亭这句话说的特别嗔怪。又让魏大勋有点儿膨胀。
  你要是以后有女朋友这么跟她说话肯定被揍。白敬亭说着继续看手机。
  得,魏大勋心说,刽子手又出现了。

  导演给两人讲完戏就准备开拍。取景的地方是一座很高的写字楼。要表现出大反派被男主搞垮后公司里空无一物的颓丧感。偌大的办公室所有的桌椅、电脑全挪去了别的地方,只有周围那圈落地窗透出外面的景色。魏大勋站在窗户前面酝酿感情。
  有手拍他后背。
  “加油兄弟。”
  “成成成加油。”
  心真累。

  魏大勋想在导演喊卡的那一瞬间体验一下破窗而出的飞翔感觉。或者抱着白敬亭一起飞出去。可他胆子小,有点儿怕高。算了算了。
  拍完戏的发布会上,白敬亭要是敢公开恋情,我就抱着他亲一口然后跑掉,从此销声匿迹。魏大勋有些绝望地想。怎么看都是赚了。

  魏大勋真的不是个勇敢的人。他什么都不敢问,什么都靠猜。蒙着眼睛走在钢丝上却愣是掉不下来,运气帮了他八成。但这回运气罢工了,临走前还甩了他一巴掌。他一点儿辙都没有。

  导演的大嗓门喊Action!然后戏就开拍了。高冷的男主白敬亭走进来,用冷漠的眼神盯着魏大勋的后背看。
  魏大勋从面前的玻璃上看见他来了,转过身,冲着对面苦大仇深的目光笑起来。
  “你赢了。”魏大勋说。
  白敬亭没说话,也走到窗前。
  “好看吧?建公司那时候我特地选的这儿。”
  “……你这样有什么意义?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白敬亭终于拿正眼瞧他了。
  魏大勋只是冲他笑。
  “你是不是真的爱上李若水了。”白敬亭说。李若水是女主的名字。
  “我就算是爱上她,又能怎么样?”魏大勋反问,“这从来都不是一场公平竞争。”
  “……什么意思。”
  “我要是告诉你,就对若水太不公平了。”
  “你把话说清楚!”
  “我真羡慕你啊……”魏大勋仰头看天。
  因为女主的心一直都是男主的。他们俩都只是不说而已。
  “为什么不说呢?”魏大勋问他。
  “我好不容易才和她成为朋友。现在说的话太卑鄙了。”
  “哦……”是的。是这样。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良久白敬亭问。
  “重新再开一家公司呗。”
  “别再用这种手段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大勋又笑了,“真累啊。”
  “我走了。你……多保重吧。”
  说完白敬亭走了。这间办公室又只剩下了魏大勋一人。
  镜头停在魏大勋微笑的侧脸上。

  “卡!”
  周围人的掌声让魏大勋想起这是自己最后一场戏。他杀青了。

  他回到休息室里。白敬亭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给女朋友发微信啊?”
  魏大勋心里咯噔一声。这行为跟他刚构想的从窗户飞出去有什么区别。
  “我哪儿来的女朋友啊。”白敬亭摆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你不是万千少女的初恋男友吗?”
  “这名儿你给起的吧。哪年的营销风啊。”
  “唉,哥哥要走啦。你又该寂寞了是不是。”
  魏大勋!!他自己在心里喊着自己,你他妈还有一点儿尊严吗!!
  “扯吧你。”
  魏大勋干笑了两声。
  “一会儿我真该走了。咱俩到现在有一块儿的节目吗?”
  “好像一个月之后吧?而且我这戏还有一段时间。”
魏大勋哦了一声。
一个月不长。魏大勋想。还可以发发微信什么的。
断手断脚的乞丐安慰自己还能用胸脯摩擦地面行走。
一阵尴尬的沉默。

“为什么不说呢?”
白敬亭突然来的这么一句把魏大勋砸懵了。接着他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在说戏里的台词。
白敬亭有时候也爱搞点儿这些没用的。
“我好不容易才和她成为朋友。现在说的话太卑鄙了。”魏大勋熟练的接下去。

“你都卑鄙多少次了又不差这一回。”
  魏大勋感觉有人把成缸成缸的混凝土浇在了自己身上。冰凉僵硬,把自己彻底包在了里面,不留一点儿缝隙,让他窒息。他看到白敬亭还在玩手机。除了眨眼之外睫毛都不带动一动。
  “……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蛤蟆?我再给你来一榔头?”
  “不是,我——”
  “你什么你啊?”白敬亭带着招牌式的嫌弃脸,“你这么明显我还看不出来?我这京城智慧少年怎么当的啊。”

  魏大勋想起了河豚。透明的肉挺有嚼头。他现在就是案板上的那条鱼,刽子手把他的肉一点一点削成薄片,把盘摆的漂漂亮亮的端上桌。他连最后一点儿骨头都没剩下。

  “还没懂啊?愣着干嘛呢。”
  “懂了懂了懂了。”
  魏大勋站起来,用灌了铅的腿向门口挪出一步。白敬亭不看手机改看他了。
  魏大勋有一种失重的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的麻痒,他却只能靠撕心裂肺的叫喊来欺骗自己,假装能减轻那种不适。

  “你懂个啥啊你。”
  白敬亭拽住他,给了他一个糖味儿的吻。

END.

评论(11)

热度(113)